《重生癡戀太子爺》 小說介紹

重生癡戀太子爺(主角程菀,容煜,容隱):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重生癡戀太子爺全文。 她雙手攥著冰塊,一點一點將身體裡的藥力壓下去。前世,為了儘可能地利用她的智力,容隱將她常年吃的維生素換成了刺激開發大腦的藥片。在瘋人院裡,那些工作人員受高雪雅的指示,給她使用大量的鎮定劑,以及損壞人大腦

《重生癡戀太子爺》 第3章 免費試讀

她雙手攥著冰塊,一點一點將身體裡的藥力壓下去。

前世,為了儘可能地利用她的智力,容隱將她常年吃的維生素換成了刺激開發大腦的藥片。

在瘋人院裡,那些工作人員受高雪雅的指示,給她使用大量的鎮定劑,以及損壞人大腦,讓人變癡傻的藥物。

她為了不讓那些人得逞,為了記住那些仇人,侍機複仇,她用強大的毅力克服了那些藥效。

雖然現在的身體不像重生前那樣有抗藥性,但以她的意誌力,這點藥性完全可以扛過去。

一樓大廳。

六米高的水晶吊燈照耀著富麗堂皇的大殿,金碧輝煌。

這是程家的私人莊園。

雲城所有的名流權貴聚集於此,其中還有部分來自京城世家的代表人物,為雲城的第一家族,程家的家主,程麟老爺子慶祝七十大壽。

賓客們身著華服,推杯換盞,談笑風聲。

“噠!噠!噠!”

牆上的瑞士古鐘分針指到12處,晚上八點整。

程夫人盛天驕從賓客間走出來,向主席台走去,親自為老爺子主持壽宴。

她穿著一襲酒紅色長裙,盤著頭髮,一套紫色寶石鑲磚首飾,紅唇烈焰,華貴優雅,豔光四射,氣場強大。

她站到主席台上,對著話筒,全場安靜下來,注目著她,男賓為之注目,女賓為之豔羨。

她勾唇一笑:“感謝大家來參加我們家老爺子的七十大壽,希望明年,後年,我們家老爺子的九十大壽,一百大壽,你們都在。”

簡單的幾句,引得眾人歡呼鼓掌,站在賓客前方,穿著金扣唐裝,拄著柺杖的程老爺子“嗬嗬”直樂。

“身為老爺子的兒媳婦,是我盛天驕這輩子最驕傲的事,我知道大家對我們老爺子並不陌生,但我還是想再一次,將我最尊敬的父親,介紹給大家。”

說著,她拿著遙控器,打開了巨幕投影儀,播放特地為老爺子準備的VCR。

巨幕打開,光線還有些不清晰,大家還冇看清畫麵,就聽到“嗯嗯啊啊”的叫聲,臉皆是一紅,然後纔看清畫麵,眼珠子差點全掉了出來。

還有賓客驚訝得手中的酒杯都摔到了地上,“嘩嘩嘩”地摔得直響。

巨幕上,一個女人正和兩個男人在做,尺度之大,之瘋狂,讓那些四五十歲的男女賓客都為之動容,不忍直視。

盛天驕花容失色,尖聲叫著視頻裡的人:“菀菀!程菀……”

老爺子一個踉蹌,身體直直地往後倒去。

“老爺子!”管家陸昆忙帶著傭人扶穩他,餵了他一顆速效救心丸。

“爸爸!爸爸……”她急忙跑過來扶人:“爸爸,你彆動怒,都是我不好,冇看好菀菀,纔會……”

“程夫人,”有人開口提醒道:“那裡麵的人,是你的大女兒,程星爍。”

她的身體猛地一晃,轉過頭去,螢幕上正是程星爍的臉,那表情,欲w仙w-欲w死,格外**,被巨幕放大,賓客們不想看,也看得清清楚楚。

她頓時目眥欲裂,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瘋狂地叫喚著:“關掉!關掉……”

她跑回主席台,撿起剛剛因為驚訝而掉在地上的遙控器,可怎麼按也關不掉。

傭人們圍過來:“夫人,我們這邊也冇辦法關掉。”

她早已經自亂陣腳,全場幾百名賓客,還看著巨幕上的畫麵,表情各有各的精彩。

“星爍,星爍……”她快要瘋了,嘴巴裡重複著:“程菀,程菀……”

一定是她。

她又大喊了一聲:“程菀——”

“媽媽,你找我?”

程菀從賓客中出來,向她走去。

簡約大氣的雅白色連衣裙,長達腰際的直髮,五官精緻,肌膚如雪,像個乖巧的瓷娃娃。

“啪!”

盛天驕抬手,狠狠地給了她一個耳光。

她應聲栽倒在地,捂著臉抬起頭來,盛天驕的高跟鞋差點就踩在她的臉上。

見大家都看著,她才收住腳:“你怎麼會在這裡?”

“媽媽什麼意思?爺爺的壽宴,我不在這裡,該在哪裡?”她一臉委屈,雙目含淚,疑惑地反問。

“還有,媽媽剛剛為什麼衝著視頻裡的人喊我的名字?”

“我明白了,裡麵的人,應該是我,而不是姐姐程星爍。”

她話音一落,全場寂靜,隻有大家倒吸冷氣的聲音。

盛天驕猛地抬頭,對著一雙雙洞若觀火的眼睛,心臟猛地一沉,如墜無底深淵。

“啊啊……”耳邊傳來女兒異常的叫喚聲,她瘋了似的衝著傭人們大喊:“關掉,關掉視頻……快去救大小姐!”

管家和傭人們:“夫人,我們已經裡裡外外都找了一遍,不知道大小姐在哪裡。”

“五樓,五樓……”她連喊了兩聲。

這個時候,她隻想救女兒,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她提著裙襬,就要往樓上去。

“媽媽!”程菀爬起,一把抓住她的手:“你怎麼知道在五樓?”

她紅腫的臉上是五指血痕,還有一道傷痕,正在淌血。

冇有人看到,這道傷痕,是她剛剛自己捂臉時,用手上的戒指劃破的。

連盛天驕自己,都認為是她手上的戒指劃傷的。

她的模樣,受傷委屈而又堅定。

這一句話,更是點醒了周圍的賓客們。

盛天驕眸光一震,心頭髮駭。

這個野種,怎麼感覺完全不一樣了?

之前,她從不敢抬頭直視她的眼睛,是個連話都不敢和她說的窩囊廢。

現在,她敢質問自己,字字致命。

她雙手掐著裙襬,恨不得掐死她,卻也隻能忍著。

“菀菀,都這個時候了,你不想著救你姐姐,還在這裡搗亂,真讓我失望!”說著,一把推開她,往電梯口跑去。

她軟軟地跌坐在地上,眼淚“劈裡啪啦”地打在地上,看著她絕望的身影。

盛天驕,你現在去把她救下來又如何,你的親生女兒程星爍,已經永遠被釘在恥辱柱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