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我成了死對頭的沖喜娘子》是塵塵塵的一部很好看的小說,劇情跌宕起伏。小說精彩章節推薦:...

第5章

“這便是照顧在宋將軍身邊的秦家小姐?”

淳貴妃一愣,似是冇想到殿裡還有旁人,抬手示意她起身,打眼細細瞧著。

“瞧這模樣長的,還真是個美人。”

她牽過嫦月的手,輕輕拍了拍,笑著道。

“前些日子月兒跟本宮說,你是個好的,她性子傲,不肯輕易低頭,往後你們互相照拂著,我也放心了。”

“月兒,快把給你秦妹妹準備的禮物拿來。”

秦辭憂瞧著這對麵甜心苦的母女,眼底隱隱帶著幾分譏誚。

嫦月還未及笄,怎麼就能當她姐姐了?

不過是梁國妻妾之間的稱呼罷了!

況且,淳貴妃稱她為秦家小姐,隻誇她貌美,不提她品行,不過是想坐實她是以色侍人的妾室!

她低頭淺淺彎膝,再抬眸時,脊背挺得筆直。

“娘娘言重了,公主千金之軀,我家夫君不過一介武夫,粗鄙至此,臣婦如何能與公主姐妹相稱?豈不是要損了公主的身份。”

“你!”嫦月瞬間變了臉色,怒得一甩袖子,“不識好歹!”

“秦小姐多心了。”

淳貴妃倒是沉得住氣,暗暗瞪了嫦月一眼,執起茶盞慢悠悠地品著茶。

“宋將軍用兵如神,英勇無雙,素有少年戰神之稱,等閒人家的閨秀也是配不上的,秦小姐,你說是嗎?”

秦辭憂抿唇輕笑,恍若不知。

“如今他已娶我已嫁,三書六禮已全,說那些已經冇有意義了。”

嫦月氣得胸口劇烈地起伏,雙眼通紅,忍不住尖聲反駁。

“什麼三書六禮?**!給你個台階下你還順杆往上爬了!”

“你說的明媒正娶,可有納吉納征?可有親迎?可有父母高堂證婚?可有行夫妻之實......”

“月兒!”

淳貴妃揚聲打斷她的話,滿臉不讚同,到底是個公主,怎可說出這種話?

她眸光一轉,落在了秦辭憂的身上,不複方才的親和,神色淺淡帶著少許鄙夷。

“秦小姐許是不知,你當初能進門給宋將軍沖喜,也是得了本宮的首肯的!”

“一國公主與鄉野村婦相比,料他宋尋川也知道選哪個。”

“是是是,臣婦這不就是占了為宋將軍沖喜的便宜嘛,若是當初嫦月公主能逮著機會,哪裡還有我什麼事。”

秦辭憂對這蠻不講理的母女無語,索性也懶得應付。

“大膽!你、你竟然敢說讓本公主給一個將死之人沖喜?!”

即便他是手握重兵的將軍,即便他被奉為戰神,即便他為國而戰重傷瀕死,即便他是自己的心上人......

可她是公主啊,一國公主,怎可給一個不知能不能活到明天的人沖喜?!

嫦月柳眉倒豎,隨手抄起手邊的釉裡紅瓷瓶砸了出去。

就在這時,門外一個小宮婢匆匆闖進,口中急道:“娘娘,公主,不好了,宋將軍他......哎喲!”

聞聲,秦辭憂不著痕跡地轉身,躲過飛來的瓷瓶。

誰想那傳話的小宮婢倒了黴,額頭瞬間砸出了個血窟窿,碎裂的瓷片還劃破了臉頰,疼得整個人都哆嗦起來。

可饒是受了傷,小宮婢也不敢妄動,縮著肩跪在地上,任由傷口血流如注。

“宋、宋將軍他在天正殿不知怎麼惹了皇上生氣,皇上說要打他板子......”

“什麼?!”

秦辭憂心中一個咯噔,他的內傷剛好了些許,還需精心養著。

這要是捱了板子,她的那顆救命藥豈不是浪費了?!

畢竟宋尋川已快傷愈,少年戰神英明不倒,嫦月就還是喜歡他,此時也是跑得最快的一個,淳貴妃也匆匆跟了過去。

秦辭憂倒是不急,她從袖中取出一小瓶傷藥,彎腰遞給伏在地上的小宮婢。

“這是玉露膏,早晚各抹一次,可以讓你的臉不留疤。”

說完,她轉身出了寢宮,行至無人之處,悄悄運了內力飛上了屋簷。

......

宋尋川跟著安公公去了中正殿,宮門深深,冇有那位會醫術的“嬌妻”在身側照料,他的臉蒼白了幾分。

應付完梁武帝例行公事的問候後,與他談論起天水關休戰之事。

這些日子他已經弄清楚這兩年天水關之事,梁京宋家與韶國的秦家皆是忠臣良將。

在戰場上是死敵,如今韶國秦家滿門覆滅,連僅剩的那位大少爺也在病中抑鬱而亡。

此時若是服軟,他如何都是不肯的。

可惜,梁武帝卻是想著,用些彆的手段,暫行緩兵之計。

爭論到最後,梁武帝廣袖一甩,將桌上的物件全都拂在了地上,拍著桌子怒道。

“宋尋川!你小子莫不是忘記了,兩年前你出征天水關之時,可是跟朕簽了軍令狀的,你現在可是想逼得朕把你按軍法處置了?!”

中正殿靜寂無聲,宋尋川沉默良久,抱拳跪了下來。

“罪臣宋尋川,願受軍法處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