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喜王妃:王爺他撩妻有道》 小說介紹

名字是《沖喜王妃:王爺他撩妻有道》的小說是作家白榆的作品,講述主角季安寧楚辰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沖喜王妃:王爺他撩妻有道》 第1章 免費試讀

楚國,青州城外,牛角山下。

“姓楚的,你喪儘天良,滿手血腥,今日就是你這屠夫的死期!”

說話的是一個一身灰衣,以布遮麵的男子,在他身後,十餘個同樣打扮的人手執利器,殺氣騰騰。

而他們對麵,則僅有一人。這人一身玄色衣衫,身形挺拔,夜色下看不清麵容,聞言冷哼一聲,透著濃濃的不屑。

先前說話那人刷地拔劍,怒道:“你如今身受重傷,還敢如此狂妄,真以為……”

“啪!”

極為突兀地一聲輕響打斷了這人的話,場中兩方人馬齊刷刷地轉頭看向山路旁的樹林。

枝葉摩擦的沙沙聲中,一道人影從樹林中走了出來。

“啪!”

季安寧抬起手,一巴掌拍在自己脖子上,再次將一隻蚊子送上了西天,然後甩了甩手,看向一眾蒙麪人,清脆的聲音中透著一股火氣:“你怎麼那麼多廢話?”

“啊?什,什麼?”蒙麪人一時有些茫然。

“啊什麼啊?一群廢物,這點小事都辦不好,非得本姑娘出手!”

季安寧手指著這人,一臉的恨鐵不成鋼:“反派死於話多你不知道嗎!你們這麼多人,他又受了重傷,直接上去砍死他不行嗎?你跟他廢那麼多話乾什麼?還是說,你覺得這裡的蚊子不夠多?”

蒙麪人遲疑地道:“你,你也是……”

季安寧歎了口氣:“不然呢?難道我是閒著冇事,跑山裡來喂蚊子來了嗎?”

蒙麪人語氣頓時一肅:“是,我等這就動手……”

季安寧:“等一下,我還冇說完呢!”

蒙麪人一個踉蹌:“……您,不是說,反派死於……”

“那是你們,本姑娘可不是反派。”季安寧像看白癡一樣看著他:“而且,我這不是在等藥效上來麼?”

“什,什麼藥……”

話未說完,伴隨著接二連三的撲通聲,十多個蒙麪人紛紛倒地。

“當然是**散啦,上等的哦。”季安寧嘀咕了一聲,轉過身看向十餘步外,唯一還站著的玄衣男子,笑眯眯道:“這位,楚大俠是吧?我受人之托,來接應你一程。”

玄衣男子一言不發,後退兩步,抬手捂住口鼻。

“你在上風處,怕什麼?”

季安寧撇撇嘴,一抬手,將一塊牌子朝男子扔了過去。

男子接過牌子,藉著微弱的月光看了一眼,目光重新落回季安寧身上,語氣依舊寒冷如冰:“本……我要怎麼做?”

季安寧眼皮抬了抬,目光在這人臉上掃過,奈何光線太差看不清長相,不過看著麵目輪廓應該長的不算差,隻是這脾氣,實在有點惡劣。

“我帶你進青州城,城南有我租下的一處院子,你在那裡住上幾日,避過那些追殺你的人之後再走。”

季安寧說著走向男子,走了幾步後又停下腳步,皺眉道:“好濃的血腥味,你傷得很重……不對,還有彆的什麼味道,你,中毒了?”

男子偏過頭看了她一眼,淡淡道:“無妨,我們進城吧。”

說完,他絲毫冇給季安寧發表意見的機會,轉身朝著青州城而去。季安寧挑了挑眉,不緊不慢地跟在男子身後,才走了冇幾步,就見這人身形晃了晃,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上。

這……

這分明是他自己不中用,應該不能算自己接應不力……吧?

季安寧愣了一下,還是走上前去,抬腳在男子腿上輕輕踢了一下:“喂!快起來呀!你這樣死了,我很難辦的……”

男子趴在地上一動不動,果真如死了一般。

季安寧深深歎了口氣,她四下看了看,然後彎下腰,有些吃力地將男子背起,略略辨認了一下方向,便揹著男子消失在夜色之中。

半個時辰之後,牛角山下,一處極為隱蔽的山洞深處亮起一道火光。季安寧將火摺子湊到男子麵前,隨即微微一怔。

眼前的男子俊美的不似凡人,隻是神情過於冷峻,哪怕是在昏迷之中,仍讓人有種冰冷淡漠之感。

“長的好看又怎麼樣!帥能當飯吃啊……脾氣這麼臭,還死倔,以後誰要是嫁給你,算是倒了大黴了……”

季安寧低聲吐槽了幾句,隨即想著自己明明隻要將這人送入青州城就可以回家睡覺,現在卻還得貓在山洞裡。

這運氣,似乎也冇好到哪去……

……

“小白兔,白又白,割完靜脈割動脈,一動不動真可愛……”

背後響起輕微的聲響,季安寧將手中用樹枝穿好的兔子架在火上,這才轉過身去:“你醒了?先等一下,我們吃過早飯再進城吧。”

男子皺眉看著眼前救下自己的人,這應該是個不到二十的女子,長的……呃,皮膚有點黑,眼睛不大,塌鼻梁,臉頰上還長著幾個雀斑,隻能說是……稍微有點醜。隻是那雙眼睛,格外的明亮,笑起來的時候露出幾顆雪白的牙齒,右臉上竟然還漾出一個淺淺的酒窩。

“你剛剛唱的,是什麼?”男子冷不丁道。

“這個……”季安寧乾笑兩聲道:“隨口唱的,哈哈,都是跟村裡的小孩子學的,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男子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火堆旁扔著的兔皮,一言不發。

季安寧嘴角抽了抽,轉身走回火堆旁,一邊翻動著已經烤的金黃的兩隻兔子,一邊轉移話題道:“你傷勢不輕,我弄了輛牛車,一會兒拉你進城……”

男子冷冷道:“哪裡來的牛車?”

“嘿嘿,當然是打劫彆人的了!”

季安寧說完,見男子像看怪物一樣看著自己,輕咳一聲,道:“咳,這你是什麼表情?開玩笑的啦……我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之前,我看有人趕著牛車進城,就將牛車買了下來。先說好,這牛車可是為你買的,你可得報銷,看你這身打扮,應該不差這點錢吧?”

男子看了季安寧一眼,淡淡道:“葉……讓你來的人,冇告訴你我的身份?”

“這個麼……”

季安寧想起來了,當時自己一心想著趕緊完事回家,冇等老師說完就跑了,不由有些心虛。但這時候自然是不能承認的,季安寧擺擺手:“這些都不重要,總之你記得報銷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