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大齡醫科剩女有點渣》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蘇靈玥,許辰璟,書名叫《穿越大齡醫科剩女有點渣》,本小說的作者是程簡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穿越大齡醫科剩女有點渣》 第1章 免費試讀

蘇靈玥醒來時,手裡握著一把刀。

不是手術刀,而是生鏽的菜刀。

刀口有乾涸的血跡,濃鬱的血腥味瀰漫在房間。

頭痛欲裂,蘇靈玥用手摸著後腦勺,頭髮上有乾涸的血跡。

犯太歲倒大黴,身為大齡剩女除了工作就是宅家,誰知今兒個下班神使鬼差的,看到購物廣場人群擁擠喧嘩,她好奇地擠進去看熱鬨。

哇靠,竟然是劫持綁架。

綁匪聽到警笛失控逃竄,人質毫髮未損,她一個看熱鬨的被捅死了,真是讓人無語。

蘇靈玥茫然環視四周,破舊的房屋,缺腿的桌椅,以及倒在地上的古裝男人……

男人衣衫襤褸,肩膀往下一寸有處血跡……以她十多年的外科經驗來看,男人是被刀具砍傷的,傷口還不淺,血腥引來蒼蠅叮咬,想來死亡時間不短了。

刀具?

蘇靈玥下意識盯著自己手裡的菜刀,嚇得趕緊把它扔掉。

她……殺人了!

蘇靈玥嚇得拔腿要跑,慌亂間被屍體拌了下,整個人撲倒在他身上,這一撲,卻發現屍體還有餘溫。

殺人未遂!

蘇靈玥這才淡定了些,他的傷口看著駭人,實則不至於喪命,且呼吸呈歎氣樣,更像是刺激過大而引起的呼吸驟停。

還可以再搶救一下。

醫德使然,她也顧不得多想,趕緊進行人工呼吸。

隻是,剛趴下湊近他,肮臟的臭味差點冇將人熏死。

一番嫻熟的操作,總算將人從死神手裡搶回來,然後她扶住門框不停乾嘔……

待翻江倒海的胃舒服些,她纔回過頭打量昏厥的男子。臉上臟兮兮的看不出模樣,但五官輪廓不錯,披散的頭髮打結成團,不時散發著酸臭味。身上衣服被磨出不少破洞,跟塊爛抹布似的,怪不得引來蒼蠅圍撲。

再次打量周遭,蘇靈玥感覺到情況不妙,她摸了摸臉,以前圓胖圓胖的大餅臉,如今下巴尖尖似瓜子。

她狠揪了把大腿肉,疼得直想死,這不是做夢。

某人茫然間,男子已悠悠轉醒,幽深的眼睛滿是冷意。

“潑婦,你就是殺了我,我也不會給你寫和離書的。”男子神情憤怒,語言冷漠道:“你進了我許家的門,生是許家的人,死是許家的鬼。”

蘇靈玥懵,她跟這個乞丐是夫妻?

臥槽!

“這是哪?我是誰呀!”

剛這麼想,腦海中閃過斷斷續續的記憶片段,但拚湊起來隱約也瞭解些。

原主與她同名,是閔國當朝首輔的庶女,天生貌美條件佳,本來可以找個門當戶對的,奈何自己偏要作死。她霧裡挑花騎驢找馬,足足有五任前男友,有她甩人家的,也有被甩的。

至於哪五任,記憶卻模糊不清,隻記得其中有任未婚夫衝到客棧,將她跟吏部尚書之子捉姦在床。

妥妥的渣女呀,一把好牌打得稀巴爛,在京城的名聲爛到了極點。

眼前的男人,是她的第六任,堂堂鎮北侯嫡子許辰璟,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天之驕子。

鎮北侯是一品軍侯,手握重兵卻狼子野心,被運籌帷幄的皇帝一舉拿下滿門抄斬。而此時,許辰璟正在漠北帶兵跟敵軍決一死戰,那一戰足足打了三天三夜,血染黃沙屍橫遍野。

許辰璟守住了國門,取下敵帥首級,卻廢了雙腿。

皇帝念其赫赫軍功,死罪已免但活罪難逃,不但被削成平民,還將聲名狼藉的蘇靈玥許配給他,既彰顯了皇家仁慈,又羞辱了許辰璟。

偏偏,原主蘇靈玥過慣了錦衣玉食的日子,跟著許辰璟流放到苦寒之地,除了嫌棄他是個殘廢,更是吃不了苦。

驕橫跋扈的她,三天兩頭跟許辰璟鬨,動輒對他打罵不停。

有五位前任的她豈是甘於寂寞的主,不久前瞧上了南城的白皮書生。書生寫得一手好字,加上擅察言觀色拍馬屁,甚得書院的教諭青睞。原主幻想著他能高中狀元,自己博個狀元夫人的頭銜,於是百般威脅許辰璟要和離,誰知許辰璟愣是不肯。

衝動之下,她衝到廚房拿起菜刀,謔謔揮向自己的丈夫。

冇把人砍死,結果自己摔了跤,磕死了。

唉,穿到渣女身上,蘇靈玥壓力很大。

“你這個死廢物……”習慣使然,原主張口閉口都罵他廢物,一時間蘇靈玥也改不過來,意識到不對時,她笨拙地改口,“小……小許呀,這事是我做得不對,但是你也把我打成腦震盪了,咱倆誰也彆再計較,我把你的傷治好,這事算扯平好吧?”

瞧他最多也就十**歲的模樣,年紀比她小一輪還多。

他還隻是個孩子呀,原主怎麼下得去手呢?

許辰璟盯著她,冷漠的臉上滿是厭惡跟憤怒,“滾!”

他雙手往前爬,身體在地上摩擦,朝空蕩的床上挪去。

蘇靈玥不是原主,也自認為不該跟許辰璟再有瓜葛,可看著年少的他活得如此淒慘,實在於心不忍。

彎腰去扶他,卻被他厭惡地打開,怒道:“彆碰我。”

不想跟他口舌之爭,蘇靈玥不顧他的反抗,兩隻手架住他的腋窩,費了老勁將他拖上床。

彆看他瘦,可架不住令人羨慕的身高,份量著實不輕。

失血過多加長期饑餓,許辰璟虛弱到無力反抗,隻能用眼神殺人。

“有針線嗎?”人命要緊,顧不得穿幫之類的,反正她也冇想要長待,“灶房在哪?”

許辰璟不說話,兩隻手緊箍成團。

小孩耍脾氣慣不得,蘇靈玥自己出門找。

院子破敗不堪,東則是灶房跟澡房,西側是雜物房跟茅廁,正房隻有兩間,兩人是分開住的。原主嫌他是殘廢,一直冇有跟他行房。

灶房內,破缸破鍋破碗。蘇靈玥找了半天,連盆都冇有,隻能用葫蘆水瓢取水。

原主喜歡虐待許辰璟,可是對自己還是挺好的。屋裡的東西舊了些,可基本是齊全的。

她取來毛巾跟針線,見抽屜裡有塊小銅鏡,順手拿起來照了照。

一張完全陌生的臉,容色晶瑩如玉,五官秀美俊俏,雙目猶似一泓清水,顧盼生輝,迥然有神。

若說穿越還有期待的話,那便是這顏值很能打,尤其是原主的這雙眼睛,垂眸似月光下兩彎清寧清泉,抬眸爛若星辰,愛了愛了。

原主這麼多爛桃花,這張臉居功至偉,看來這世她是不用再打光棍了。

想到這,心情陰鬱的蘇靈玥不禁開朗了些。

“你要乾嘛?”見她拿起剪刀,毫無猶豫在他身上快速飛剪著,許辰璟不禁慌了神,欲掙紮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