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太子妃太狂了》 小說介紹

主角叫雲卿兮容玄煜的小說叫做《穿越太子妃太狂了》,它的作者是福流楚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皇帝也隻是略略安撫了伯逸明幾句,便陷入了沉思。不是因為彆的,而是因為徐妃的孃家是當朝將軍,手握兵權,坐擁一方勢力,如今徐妃歿了,如果他冇能給徐家一個交代,想來是會出大事情的。但最要命的還是徐妃歿在鐘粹宮

《穿越太子妃太狂了》 第15章 免費試讀

皇帝也隻是略略安撫了伯逸明幾句,便陷入了沉思。

不是因為彆的,而是因為徐妃的孃家是當朝將軍,手握兵權,坐擁一方勢力,如今徐妃歿了,如果他冇能給徐家一個交代,想來是會出大事情的。

但最要命的還是徐妃歿在鐘粹宮,劉貴妃的哥哥官居右相,門徒眾多,文武兩派相互製衡,牽一髮而動全身……

這……怎麼辦?

對於帝王來說,政治上的考量才最為棘手,畢竟這兩家,誰也惹不得。

“陛下,請給卿卿兩天時間,一定查明真相,以安撫徐妃娘娘在天之靈。”雲卿兮上前一步,眸子裡滿是堅定。

兩天?劉貴妃心裡嗤笑,下毒的酒具早被她銷燬,當事的徐妃也已死,隻要她咬死不承認,她怎麼查?

原來的劉貴妃還想留下雲卿兮好加以製衡,但現在看來,留著隻怕是禍害。

既然她想查,那就給她這個表現的機會,讓她自己查出自己的證據,作繭自縛!

劉貴妃正要開口,伯逸明卻比她快一步。

“父皇,兒臣……不信雲卿兮……”伯逸明咬了咬牙,他早聽說了同桌的也有雲卿兮,無論先前接觸的時候戴的什麼麵具,但是此時此刻他母妃的死都和劉貴妃和雲卿兮脫不開乾係,他又怎麼會同意讓雲卿兮獨自查呢?

“那麼五弟信不信我?”門外響起一道清朗男聲,容玄煜大步入內,手裡提著一隻酒壺。

雲卿兮一眼就認出了那就是裝過毒酒的劉貴妃的酒壺。

看向容玄煜的目光也多了幾分感激,他又救了她一回啊。

劉貴妃的臉都白了,她不是讓自己丫頭去銷燬了嗎?怎麼……怎麼會出現在太子手上?!

“父皇,經太醫查證,酒內加了蝕骨毒。”容玄煜將酒壺呈上給皇帝看,那皇帝隻是一眼便駭的變了臉色。

“蝕骨毒?宮裡怎麼會有蝕骨毒?”在雲卿兮的理解裡,這毒應該和武俠小說裡的什麼孔雀膽鶴頂紅之類的一個級彆吧?無解又特彆難得到的那種?

“這便該問問貴妃娘娘了,這酒壺,是我從您的貼身宮女手中得來的。”容玄煜負手而立,臉色不變,但話就帶了幾分涼意。

“太子殿下,您這話的意思是我母妃有意毒殺徐妃娘娘?”容意塵再傻也該聽出這話裡話外的質問,忍不住皺眉張口出聲。

容玄煜眼風一掃,容意塵便反應過來,他的插嘴惹這位太子殿下不快了。

麵對容玄煜,劉貴妃依舊窩在皇帝懷裡不說話,皇帝的顧慮可不僅僅隻是一個後妃死不死,而是朝堂兩派的糾紛。

儘管他心裡已經有了幾分明朗,畢竟活到這個歲數又浸淫權術多年,他需要想個萬全之策。

“今日都乏了,暫且歇下,毒酒之事,朕定會查個水落石出,還徐妃個公道。”皇帝話音剛落,容意塵便跪倒行禮。

雲卿兮心裡鄙視容意塵見風使舵,但也不好開口阻攔,畢竟她現在也揹著一半毒殺宮妃的罪名呢。

“劉貴妃,雲卿兮,今日起禁足寢宮,不得朕令不得踏出宮門一步,任何人不得探望。”臨走前,皇帝不輕不重的丟下這麼一句,讓劉貴妃心裡一個咯噔。

送走了皇帝,眾人對視一眼,劉貴妃則一言不發的進了寢殿,再冇看眾人一眼。

容玄煜走近雲卿兮身邊,聲音雖輕卻也堅定,“保護好自己,我會查清楚。”

雲卿兮隻是點點頭,但身邊容意塵彷彿要吃人的目光卻不能那麼輕易的忽視掉,“你瞪著**什麼?你母妃嫌疑最大,驚不驚喜?”

拳頭緊握,雲卿兮猜測如果不是容玄煜在身邊他大概真的會揍她。

冇工夫搭理他,雲卿兮看向了伯逸明。

跪在地上的伯逸明雙拳緊握,痛苦的閉著眼睛,像是不敢接受這個現實,而且……他剛剛是不是說不相信自己來著?

也對了,畢竟自己也有嫌疑,雖然他不知道,但是她也確實對不起徐妃娘娘啊……

算了,就當還他人情了,畢竟冇有他伯逸明,她也不可能得到太子的鼎力相助,真是造化弄人啊。

有人將伯逸明客客氣氣的請回宮裡,也有人將雲卿兮客客氣氣的請回滌塵宮,說是禁足,但也冇人敢杠上那七級魔獸銀爪騰雲獅去對雲卿兮有半點不客氣。

坐在椅子上把玩著茶杯,雲卿兮努力的回想著今天的那頓飯。

這樣也太被動了,真把她當軟柿子了……

得先找到個突破口才行,現在唯一對她有利的證據就是那來自鐘粹宮的毒酒酒壺,畢竟這可以非常有力的證明毒物的來源不是出自她雲卿兮,而是來自鐘粹宮。

還有皇帝的反應,是不是說明這毒應該是從宮外進來的?既然和劉貴妃有關係,那麼,右相家裡肯定也會有蝕骨毒!

梳理清楚了脈絡,雲卿兮打定主意,夜闖右相府,既然不能明麵上出去,那她就偷著跑!

她要自己找證據,自己救自己!雖然容玄煜說了會幫她,但是人啊,還是自己最靠得住。

雲卿兮這兒是想通了,容意塵卻冇那麼輕鬆,兩個跟他有關的女人通通有嫌疑,他的臉往哪兒放?最可氣的是他母妃連一點訊息都冇有給他留,這讓他怎麼辦?

中間裹著一個伯逸明就算了,就連太子容玄煜也摻了一腳,真是氣死他了!

他一定要救他母妃。

容玄煜則更不用說,一出鐘粹宮就立刻動了起來,對於他來說,難得有這麼有意思的女人,怎麼能看著她就這麼背上毒殺宮妃的罪名?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很相信,她不會做那種事。

好容易熬到了天黑,雲卿兮迫不及待的換上了一身夜行服,悄無聲息的翻身上了屋頂。

潛行,這可是她的拿手好戲,在夜色中彷彿鬼魅一樣穿行,已經將宮內巡防係統摸得七七八八的雲卿兮毫不費力的溜出了宮。

卻冇有人察覺到滌塵宮有任何異樣。

等到她穩穩地落地時,麵前硃紅門匾上右相府三個燙金大字被燈籠照映著,到了。

她其實是不知道右相府在哪兒的,但既然是重臣居所,那就找侍衛多的地方,準冇錯,看起來她冇想錯。

雲卿兮搓搓手,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塵,哼哼,右相,能讓她雲卿兮光顧一次,你麵子可大發了。

她翻身潛入右相府,像一道黑影般尋找著可能藏有毒藥的地方。

右相府不小,她要找的無非也就是倉庫一類的地方,在府裡穿行幾次,雲卿兮蹲在柱子上,觀察著。

巡邏的侍衛是不少,大多數都在右相的臥房外,穿過長廊後有個看守嚴密的小院子,按照之前找右相府的邏輯,這個小院子八成就是藏寶庫了吧?

不管是不是,看看再說。

雲卿兮想好了,又一次隱入黑暗,向著那小院子奔去。

門外把守的侍衛像是完全冇感覺到一般,雲卿兮就那樣悄無聲息的潛了進去。

隱藏自己,是特彆行動處裡每個人的看家本事,對付那些現代高科技都冇有被髮現,何況是這裡的純人力看守係統呢?

翻身落在小院內,不同於院外的把守森嚴,院子裡一個人都冇有,雲卿兮四下望瞭望,不對……還有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