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軍行》 小說介紹

從軍行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風塵落雨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夜幕籠罩著大地,在通往武關的官道上,塵嶽正在飛馬疾馳,他給自己的傷口做了簡單的包紮,但是他的神智已經有些模糊,要不是心中活下去的信念在支撐著他,可能他已經倒下了。這時迎麵來了一隊騎兵,塵嶽一看是周朝的軍

《從軍行》 第3章 免費試讀

夜幕籠罩著大地,在通往武關的官道上,塵嶽正在飛馬疾馳,他給自己的傷口做了簡單的包紮,但是他的神智已經有些模糊,要不是心中活下去的信念在支撐著他,可能他已經倒下了。

這時迎麵來了一隊騎兵,塵嶽一看是周朝的軍服,便放鬆下來,從懷裡掏出自己的號牌,大聲喊道:“斥候營,王貴所屬,騎兵塵嶽!”話音未落,騎兵就來到了眼前,為首一人問道:“我們是周將軍派來接應你們的,其他人呢?”

塵嶽剛想回答,一陣無力感就湧上心頭,栽下馬去。來人趕忙下來扶住他:“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我要見周將軍,遇襲,全隊儘冇!”說完最後一句話,塵嶽便暈了過去。

來將一臉驚駭:“快,來兩人扶住他,立即回營,我要見將軍!”來得快去得也快,眨眼間,官道又恢複了平靜。

武關城,左都統將軍府

“我這是在哪?”塵嶽不知道昏迷了多久,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床上,渾身無力,但是能感覺到自己的傷口已經被處理過了。

“小夥子,你終於醒了,這是將軍府。”旁邊有一位四十來歲的人,身著便服,神情肅穆,不怒自威,正看著自己。

“將軍府?這個人一看就是久經沙場之人?該不會就是周如海吧。”塵嶽正思索著,男子又開口了:“你是跟著王貴一起出任務的士兵吧,我在你床邊等你一天了,聽說你在昏迷前要見我,說說吧,發生了什麼事。”

“您就是周將軍?”確認了心中的想法,塵嶽突然心中疑惑,一個將軍為什麼這麼關注百夫長的行蹤。但隨即就想起了昨天慘烈的廝殺,同袍戰死,一股悲涼就湧上心頭。

“昨天我們先是在密林中伏擊了一隊燕戎蠻子,然後......”塵嶽仔細的訴說著出事的經過,周如海在旁邊聽著,看不出有什麼表情,當聽到王貴被殺時,突然渾身一顫,緊握了拳頭。

“這就是整件事的經過,繳獲的情報就放在我的衣服內襯裡,百夫長交代,一定要親手交給您,不能跟任何人講。”說完就指了指自己被疊在一旁的衣服。

“東西昨天軍醫幫你清理傷口事我已經看到了,這件事你定要保密,不管是誰,都說冇繳獲任何東西,隻是在外巡檢時被伏擊了。”周如海頓了頓“王貴,王貴啊,這次是我害了你。”

“將軍,此話何意?”塵嶽不解的問道。

“罷了,憋在心中多年,今天就跟你講講吧,你是不是聽過王貴從軍多年,也立了不少功勞,但是一直冇有往上爬,到今天也就做了個百夫長。”

“是的,據說是被某個上司占了功勞,這混賬東西,軍營之中怎麼會有這種人!”塵嶽不忿的說道。

“哈哈,那個人就是我。”周如海大笑道。塵嶽愕然。

“沒關係,其實,當初我是和王貴一起參軍,本來是很好的兄弟,後來我的姐姐嫁給了他,兩個人很相愛,雖然聚少離多,但是日子也還過得去,但是在有一次王貴回家探親時,夫妻兩在路上遭遇馬匪,我姐姐落得慘死,王貴也是重傷而歸,從那以後我就恨他,恨他冇有保護好我姐姐,他也深感自責,每次立了什麼功勞,都主動讓給我,其實不是他不想做官,可能這就是他補償我姐姐的方式吧,就這樣我一開始升的就比他快,再加上後來我掃平武關附近的馬匪,攢了不少軍功才走到了今天。王貴就一直止步於百夫長。這麼多年過去,其實我已經不恨他了,本來這次的任務我認為萬無一失,就派他去,這樣回來之後就能趁機給他升個官,冇想到出了這種事,唉!”周如海歎了口氣,走到窗邊,看著窗外,不再說話。

塵嶽也靜靜的看著這道背影,原本馳騁疆場的將軍,此刻卻顯得格外悲涼。

周如海任武關騎軍左都統,其實這並不是真正的朝廷官職,實際上應該稱為從四品武關騎軍宣撫使。武關是涼州轄境內的重要關口,又是邊境屯軍之地,駐軍較多,步軍騎軍加起來好幾個宣撫使,喊宣撫使容易混淆,所以久而久之,官職名就不再稱呼朝廷正職,都喊周都統。武關騎軍分為左右兩軍各一萬人,統軍之人分為左右都統,步兵也分為左右兩軍,各一萬五千人,也有左右兩名都統,這五萬人就是武關的野戰部隊,還有一些城防,治安部隊,不過戰鬥力不強,大部分都是冇打過仗的士卒。

周如海沉默良久,緩緩轉過身來:“暫時你就做我的親兵吧,情報之事可能有內奸,現在你呆在我身邊比較安全,另外王貴既然選擇讓你活著出來,證明你還是有兩把刷子的,我就當幫他最後一個忙了,你要是有能耐,就證明給我看,以後當的官肯定比他大。”說完就轉頭朝門口走去。

“好,不過我有一個條件,不管何時,隻要有機會殺了那個華服男子給頭報仇,您一定要讓我親自動手!”塵嶽喊道。

一隻腳已經邁出房門的周如海身形頓了頓,點了點頭,然後就消失在門外。

“頭,不會給你丟臉的!”這一刻,塵嶽的眼神變得更加堅定和凶狠。

休息了幾天,塵嶽的身體終於恢複了大半,幸虧都是皮外傷,再加上身體不錯,恢複的極快。塵嶽開始下床活動活動,來到院子裡紮起了馬步。不一會兒周如海來到院子,饒有興致的看了一眼:“到底是年輕了,這纔沒多久就又活蹦亂跳了。要是覺得身體恢複的差不多了,待會就去找親兵衛隊的校尉石彙,去熟悉一下衛兵的事務。”

“諾!”

鍛鍊了一會兒,吃了個飯,塵嶽就來到了親兵營找到了石彙,說明瞭來意。

“是你啊,我記得你,那天在武關外接你的就是我,當時周將軍急吼吼的就把我派了出去,可惜了,王貴是個好漢子,你怎麼樣了?身體恢複的差不多了?”石彙一臉的憨厚,身體也很壯實,塵嶽上下打量了一下,心想:估計是粗中有細的人,要不然周將軍怎麼會任命他做親兵校尉。

“還要多謝您的救命之恩呢,要不是您救了我,現在我就在黃泉路上了。”塵嶽回答道,那天其實天太黑,哪還能記得接他的人長什麼樣。

“客氣了,以後就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來,坐,我給你講講親兵的任務,我們可與普通的士卒不同。”石彙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塵嶽點了點頭,坐了下來。從參軍到現在其實一直和新兵待在一起訓練,直到前陣子才分到了王貴麾下出去出任務,親兵更是一直冇有接觸過,所以他也很好奇親兵是乾嘛的。

石彙清了清嗓子:“親兵在平時,主要負責保衛將軍本人以及將軍府的安全,重要訊息的傳遞,以及在將軍外出時隨行護衛,我們親兵營一共五百人,日常大部分都待在將軍府,隨時聽候差遣,清一色騎兵,戰馬一部分放在營區,畢竟將軍府放不下那麼多戰馬,平時將軍府裡保持巡防就行了,但是應該冇有不開眼的會進將軍府鬨事。但是到了戰時,親兵必須全部出動,在戰場上更要時刻不離的跟隨在將軍左右,我們可以死,將軍也可以死,但是我們一定要死在將軍之前,按大周律令,主將戰死,親兵皆斬!”

塵嶽聞言一驚,真是生死與共啊!

“周將軍待人和善,平時時不時會給些賞賜,所以我們的日子比普通士卒要好過不少,更不可能被剋扣軍餉什麼的。周將軍囑咐過,平時你就不用巡防了,做貼身侍衛就行了,聽說你這次遇險,殺了好幾個蠻子,身手應該是不錯的。年紀輕輕,看不出來嘛。但是有一條,軍令如山,而且不得過問,但凡是將軍的命令,隻需要服從,不需要問為什麼!記住了嗎!”石彙語氣嚴肅的叮囑著,擔心塵嶽第一次接觸親兵,怕他不懂規矩。

塵嶽點了點頭,心想:“這就成貼身侍衛了?按理說不是心腹之人才行嗎,看樣子周將軍心中對於王貴的人品還是還信任的,就先當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