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王爺偷心妃》 小說介紹

花顏帝翎寒是《高冷王爺偷心妃》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桃夭,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高冷王爺偷心妃》 第3章 免費試讀

“在前麵。”

一聲大吼,奔踏的馬蹄聲將花顏拉回現實,她眼中全是銳利的光芒,因為太過震撼,錯過了逃跑的最佳時間,那些士兵已經近在眼前,花顏臉上表情嚴肅,抱緊孩子迅速轉身,奔跑在這漫天大雪中。

“追!”

“嗖嗖……!”

羽箭插著耳邊飛過,狠狠的插入地麵。

轟隆隆。

馬蹄聲就在耳邊迴盪。

花顏不知道自己要跑去哪裡,她隻知道要逃,要保住這個孩子,這是那個女子生命的囑托。

狂風呼嘯,嗓子乾裂,前方仍是漫漫大雪,花顏冇命的奔跑,不時還要躲著那飛射而來的利劍,突然,她一個緊急刹車,死死的止住了自己的腳步。

隻因前方……

萬丈懸崖!

若不是她目力極好,對麵的山峰折射出銀白的遠光,而她腳下不小心踢出的石子無聲的墜落,她也發現不出前方竟是懸崖,一陣後怕,身上冷汗溢位,失了衣襟,差點剛穿過來,就要摔個粉身碎骨。

正當花顏大口的喘氣,慶幸自己的反應靈敏之時,馬蹄聲已停,嘶鳴聲響起,身後追兵已至。

數百人。

個個黑色鬥篷,手握長刀,死死的盯著她。

前有追兵,後是懸崖,花顏無路可走。

低下頭看向懷中的嬰兒,似是餓了,一雙大眼睛濕漉漉的,小嘴正吸允著自己的小拳頭,無辜又可愛,花顏的心瞬間柔軟,她在計算著,冇有衝鋒槍的情況下,以一敵百,她的勝率有多少。

結果……

毫無勝算——

“沐安顏!”

正在這時,一道低沉的男聲響起,那聲音比這寒天雪地還要冰冷……

黑衣衛主動向兩邊分撤,空出中間的位置,一男子穿著黑色銀邊的鬥篷,臉上帶著半截金邊麵具,露出緊抿的薄唇,騎著一匹雪白的寶馬緩步踏出。

瞧不見容貌,隻有那一雙漆黑幽深的眼眸,深邃的彷彿暗夜明珠,好似能將人靈魂吸入的巨大黑洞,他端坐於寶馬之上,貴氣逼人,高高在上,全身上下都透著一股睥睨眾生的冷漠。

“沐安顏,你怎麼不逃了?”

他薄唇輕啟,出聲問道。

那聲音毫無溫度,甚至帶著一絲冰冷的恨意。

花顏緊抱著懷中嬰兒,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那個化屍消失的女子,她似乎是一個有著秘密的女人,而如今,她的消失成就了她的存在,相同的容貌,她本就是天外來人,卻成功的被那個叫做沐安顏的女子給了一個新的身份,以後就算她有百口,也無法解釋她的身份,因為從那女子消失的那一刻,從她接過孩子的那一刻,她就成了真正的沐安顏,好個聰明膽大的女子。

“我冇有逃!”

花顏開口,腦中卻急速的搜尋著逃生之路。

眼前的男子給她的壓迫感太大,這男人危險,心中的警鐘已經敲響。

她此刻穿著沐安顏的大氅,連頭髮也包裹在帽子之中,這裡冇有一個人看出她其實是另外一個人。

“冇有逃?嗬嗬……!”

男子冷笑,渾身散發出來的暴戾光芒讓花顏心驚,而她甚至不知道眼前的男子是誰,跟沐安顏是什麼關係,而且輕易的不敢開口。

“弓來!”

那男子一聲爆嗬,身旁的黑衣衛恭敬的遞上金色弓箭,花顏全身緊繃,看著這個高高在上的男子身上散發出強烈的殺意。

那男子弓上搭上三支羽箭,對準花顏,準確的說是對準花顏懷中的孩子。

“沐安顏,隻要你說出這孽種到底是誰的,本君或許可以饒你一命!”

弓在弦上,下一刻就要爆射而來,而那男子冷漠的話讓花顏一顫,在冇有衝鋒槍,輕功滿天飛的古代,前所未有的危機感籠罩著他。

這沐家安顏到底得罪的是什麼人,眼前這個男子自稱‘本君’,這身份必然是位於高位的,什麼身份呢?

是因為給這位金麵男帶了綠帽子?所以才被追殺自此嗎?

不!

那沐安顏氣質空穀幽蘭,容貌傾城絕美,貴族之女,斷不是這樣的人,想必便是眼前這金麵強迫了人家,害的人家慘死,還罵人家的孩子。

想到沐家安顏臨死前決絕的模樣,花顏心中又難受,又火大,她不算是個心軟的人,更不喜多管閒事,可是這一刻她真的是不想負了那女子的囑托,想護住這個孩子。

眸光驟涼,抱住孩子的手緊了緊,那一聲‘孽種’刺痛花顏的心。

怒氣心頭起,惡從膽邊生。

花顏一哼,冷笑出聲,眯起的眼妖如魅狐,嘴角的笑淡薄而又諷刺,當即反唇相譏,對著那坐於高頭大馬上的男子嗬道,“你纔是孽種,你全家都是孽種,王八蛋,長的人模鬼樣,難怪不敢用真麵目示人,帶個麵具欺負我們孤兒寡母算什麼本事?”

話落,隻聽見一地抽氣的聲音,黑衣人個個睜大眼睛,像是見鬼一樣的盯著花顏。

她話音一落,就見那些黑衣人見震怒的盯著她,然後齊刷刷的翻身下馬,惶恐的跪在地上。

“主子息怒!”

馬背上的男子渾身殺氣沸騰,花顏似乎看到一種黑暗的力量在他的周身凝聚,他墨黑的髮絲在冰天雪地之中狂亂的飛舞。

手中的弓箭拉起,對準了花顏。

“沐花顏,看來你真的是自尋死路!”

他的聲音那麼冷,那麼冰。

冇有一絲溫度。

麵具下的雙眼……冷厲無比,血光殘虐。

箭在弦上,一觸即發,可是他卻冇有放下手指,似乎是在欣賞花顏死亡前的恐懼。

“你殺不了我!”

花顏妖孽一笑,抱著懷中的孩子慢慢後退,卻冷冷嗆聲。

“殺不了你?你以為我不捨得?”

那麵具男子聽到花顏的話,似是感到無比的好笑,話中充滿不屑,他完全誤會了花顏的意思。

花顏猜不準這男子跟那個與她同名的女子到底是個什麼關係,多餘的話也說不得,身後是萬丈懸崖,她唯一的逃生之路,隻目光死死的盯著這男子,暗忖著,若這男子手中的箭射了過來,她躲開的機率有多大。

見花顏不說話,那金麵男子一聲冷笑,對著跪在地上的百名黑衣衛道,“這女人賞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