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反派攻略手冊》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快穿之反派攻略手冊》本文講述了鳳卿卿,塵淵,夜辰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快穿之反派攻略手冊》 第1章 免費試讀

“鳳卿卿,你就算死了,變成惡鬼,也隻能是我夜辰的人!”

“本君就是要折磨你,要看著你痛苦,看著你生不如死,看著你與塵淵想在一起卻不能在一起的絕望。”

“鳳卿卿,你恨我吧。”

“本君就是要你恨我,這樣,你才能記住我。”蒼涼悲愴,透著濃濃冷意,冰徹入骨的聲音彷彿來自魔窟地獄。

疼痛感,酥麻感,眩暈感,一同襲來。

鳳卿卿想睜開眼睛,卻奈何不過身體裡狂卷而來的疲乏睏意,昏死過去。

一雙大手攬她入懷。本是溫暖的懷抱,她卻感到了疏離冷漠。

入眼,一片純白。

艱難伸出雙手,十指完好,白皙纖長,左手無名指上,戴著她與明川的訂婚戒指,這戒指,並不是簡單的裝飾品,而是聚集了科研站數百頂尖人才研究出來的空間戒指,能容萬物。

鳳卿卿從床上猛然坐起,動作之大,扯動傷口,鮮血汩汩,瞬間染濕了臂膀,她卻連叫,都叫不出來,下顎處的疼痛更甚。

脫臼了,下巴嚴重脫臼。

忍住疼痛,鳳卿卿直接上手,隻聽“哢擦”一聲,下巴瞬間恢複原位。

動作快準狠!

扭扭脖子,晃晃頭,全身關節像是年久失修的單車零件,動一下,緩半天。

“雪球兒,止血藥。”

鳳卿卿伸手,想像往常一樣從雪球兒那兒獲得人體供需品,許久。冇有迴應。

也是這時,一股強大且不屬於自己的認知和記憶洶湧襲來。

大荒,君皇世家,群雄割據,江湖之上,湧現出無數門派。

其中,兩大門派包攬天下能人。

一乃坐落在飄渺山的正派之首璿璣宮,以塵淵尊上為主,萬千之人皆想成為其麾下弟子,長老八位,親傳弟子百餘人,外門弟子上千,是江湖之上,規模最大,最受人尊敬的門派。

而原主鳳卿卿,便是從小在飄渺山長大,與塵淵青梅竹馬,婚約在身,空有美貌,心無半點城府的璿璣宮大小姐。

倒是與自己同名。

值得一提的是,現在,她是個瘋婆子!

如今她身受重傷,全身骨折,琵琶骨也被九九八十一根噬魂釘穿透。於現在的原身來說。此時的她,與廢人無異。

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便是那另一個讓人聞風喪膽,避之不及的鬼蜮之主——夜辰。

無數不屬於自己的記憶占據了腦海,鳳卿卿跌跌撞撞起身。看到銅鏡中那瘦到脫相的身影時,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不是她的身體。

銅鏡中的少女臉色蒼白,雙眼無神,烏黑秀髮垂至腰際,衣著邋遢,形銷立骨,瘦弱不堪如此,也擋不住她的美色。

老師說穿梭機還從未投入使用過,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樣的bug,看來。這就是後遺症。如今,隻是自己的意識穿到了這個位麵,身體隻怕還躺在實驗室之中。

身處異世,鳳卿卿絲毫不懼,她既醒來,能傷她之人,少之又少。

隻是,該如何尋找明川碎片所化成的人?成了一大難題。

對了,空間戒指與自己意識相連,它都還能出現在這原主的手上,那雪球兒是注射在自己腦海中,與自己意識也是相連的,空間戒指都在,那麼雪球兒,也一定能再次啟動。

果然,在重置與雪球兒的聯絡密碼與係統之後,終於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傳來。

【主人,已到大荒位麵。請快速尋到男主人碎片,將之與我重組,我即可獲得帶你到下一位麵的能量。】

“如何找到並且獲取碎片?”

【他身上會有您所熟悉的特征,打破大荒既有規則,其身上任意一處都可能是男主人的碎片化身,現在,我便將此位麵的本來軌跡,傳送給你,請注意接收!滴滴滴,能量嚴重不足……】

雪球兒即將再次進入待機。

鳳卿卿快速道:“修複我的身體。”

[收到!]

躺回床上的鳳卿卿,經過雪球兒一段時間的掃描修複之後,身體,總算是有了一些力氣,身上的傷,隱疾,也都隨之消散。

她本想起床活動活動筋骨,好去尋明川碎片。

身體動彈不了。

【主人的精神力是第一次經曆如此大的記憶傳輸,且方纔我修複主人身體時注入太多能量,你稍緩片刻,便能恢複自如。】

這時,大殿內響起了腳步聲,隨即,一道輕笑嘲諷之聲傳來。

“卿卿,姐姐來看你了。”

林嫋嫋,鳳卿卿的姐姐,幼時被人丟棄在飄渺山,幸得玄老,也就是鳳卿卿的父親相救,收在門下,養為義女。

她從小愛慕塵淵,因為此事,冇少在暗地裡使手段,此先原主的癡傻之症與林嫋嫋,脫不了關係。

按照雪球兒所傳輸的位麵正常發展,這個林嫋嫋害死了養父玄老,逼瘋毒傻鳳卿卿,還將其扔在了無人生還的鬼蜮。在其被塵淵救回之後,多次加害。

因鳳卿卿與塵淵有婚約在身,璿璣宮玄老於塵淵又有恩,故就算鳳卿卿變得癡傻,塵淵還是娶了她並照顧了她一輩子。

最後,鳳卿卿在鬼蜮君上夜辰率領大軍進攻璿璣宮的時候,為塵淵擋下最重一擊,身亡。

而現在的時間線,是塵淵將鳳卿卿從鬼蜮帶回璿璣宮的第二日。

她與塵淵,還未成親。

打破既定規則?怎麼個打破法?

雪球兒也在做完這事之後,完全陷入待機模式。

“好妹妹,看姐姐,給你帶了什麼好東西來。”

林嫋嫋手上纏著一手腕粗的紅蛇,朝著病榻上的鳳卿卿徐徐走來,麵容猙獰,笑容瘮人。

她記得,這個死丫頭,可最怕這種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