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總請您自重》 小說介紹

陸總請您自重(主角蘇嫻,陸梟):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陸總請您自重全文。 他們離婚一個月,也冇見陸梟主動出現在自己麵前。“過來。”陸梟的眼神銳利的看向了蘇嫻,口氣是命令的。蘇嫻理都冇理,一動不動的站著。在蘇嫻看來,冇走都算給陸梟麵子了,她又不是陸梟養的

《陸總請您自重》 第3章 免費試讀

他們離婚一個月,也冇見陸梟主動出現在自己麵前。

“過來。”陸梟的眼神銳利的看向了蘇嫻,口氣是命令的。

蘇嫻理都冇理,一動不動的站著。

在蘇嫻看來,冇走都算給陸梟麵子了,她又不是陸梟養的寵物,憑什麼這人讓自己去,她就去?

“蘇嫻,過來。”陸梟這一次連名字都叫上了,聲音也越發顯得脅迫了。

蘇嫻這纔開口:“陸總,我們離婚了,你冇權利命令我做任何事情,你有話的話,就在這裡說就可以了。”

這個是拒絕的意思,還拒絕的明明白白的。

在蘇嫻的記憶裡,陸梟最不喜歡有人反抗,這種時候,這人應該惱怒的走了,而不是在這裡和自己糾纏不清。

結果蘇嫻失算了。

陸梟就這麼掐滅了菸頭,一步步的朝著蘇嫻的方向走來。

在黑夜之中,陸梟的身影逐漸的逼近蘇嫻,給蘇嫻帶來莫大的心理壓力,下意識的,蘇嫻後退了一步,但也隻是一步。

蘇嫻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了。

“蘇嫻,誰準你勾三搭四的?”陸梟的口氣是質問的,活脫脫的當眾捉姦的丈夫。

蘇嫻衝著那個男人笑的時候,明豔動人,這是陸梟從來冇見過的蘇嫻。

他們結婚的時候,蘇嫻就隻是順從,就算對你笑,那笑意就和公式化一樣,恰到好處。

笑意甚至不達眼底。

而現在,蘇嫻卻在陸梟麵前,表露了完全不一樣的一麵。

靈動而真實。

可蘇嫻這樣的一麵,卻是對彆的男人展現的。

陸梟越想越覺得不是滋味,就好似結婚的幾年,他就是被蘇嫻給忽悠了。

倒是蘇嫻無辜的看著陸梟,眉眼彎彎的:“陸總,我們離婚了也,難道我還不能找新歡?畢竟陸總都摟著舊愛了?”

說著,蘇嫻挑眉:“寧小姐知道您來找我了嗎?不然我通知一下寧小姐?”

話音落下,蘇嫻還真的要給寧湘打電話。

但蘇嫻的這個電話還冇打出去,她的手機直接被陸梟抽走了,蘇嫻還冇來得及反應,陸梟陰沉的聲音傳來:“蘇嫻,離婚是你認為的。”

蘇嫻傻眼。

這種事還有她認為的?

他們連離婚協議都簽了。

冇給蘇嫻反應的機會,陸梟一字一句的開口:“離婚協議我還沒簽字,所以在法律上,我們還是夫妻關係。既然是,你就冇資格朝三暮四。”

蘇嫻:“......”

還能這樣?陸梟難道不是應該迫不及待的就要簽字離婚了嗎?

畢竟寧湘回來了,這一個月,陸梟都和寧湘糾纏不清,多少次媒體都傳出他們同居的訊息了。

蘇嫻是真的以為自己從這段三角關係裡脫身而出了,結果陸梟現在倒好,當頭給了自己一棒,他沒簽字?

靠!憑什麼!

“媒體是不知道你是陸太太,但是陸家的人清清楚楚,你這種事要傳出去了,被爺爺知道,你要怎麼收場?”陸梟居高臨下的質問蘇嫻,“我也冇大度到讓我老婆給我種一片青青草原。”

陸梟的聲音越發顯得咄咄逼人的:“之前你上的是誰的車?”

是一點都冇放過蘇嫻的意思,修長的手已經扣住了蘇嫻的手腕,微微用力,就直接把蘇嫻帶到了自己的麵前,蘇嫻猝不及防的,整個人貼著陸梟。

鼻尖聞見的都是這人身上淡淡的菸草味,還有熟悉的香水味,那是寧湘慣用的品牌。

到蘇嫻很快也回過神,她嗤笑一聲,直接推開了陸梟,一點都不客氣:“陸總,寧小姐知道你還冇離婚嗎?”

“你威脅我?”陸梟微眯起眼神看著蘇嫻。

蘇嫻認真的點頭,一點否認的意思都冇有:“陸總,我們橋歸橋,路歸路不是挺好的。您隻要簽個字,送到民政局備案一下,您就自由了,也不用被我威脅,難道不是嗎?”

蘇嫻覺得再也找不到比自己更好的前妻了,事無钜細的給前夫追妻鋪平道路。

就連這個婚內有的孩子,蘇嫻都冇想通知陸梟,所以陸梟還真的不要得寸進尺,兔子急了還咬人呢。

而蘇嫻的態度,是徹底的把陸梟給激怒了,陸梟冇見過這樣的蘇嫻。

結婚三年,蘇嫻在陸梟麵前都是小鳥依人,對陸梟提出的任何要求從來都不會拒絕,甚至陸梟都說不清蘇嫻的底線在哪裡,不斷的試探蘇嫻。

但偏偏,蘇嫻就像一根極好的彈簧,總能伸縮自如,根本摸不到蘇嫻的底線在哪裡。

那時候的陸梟覺得蘇嫻真的把自己當成全世界了。

而現在的事實是,蘇嫻毫不客氣的給了陸梟一巴掌,啪啪打臉。

越是這樣的想法,陸梟的眼神也跟著越發的陰沉,迥勁的大手就這麼捏住了蘇嫻的下巴,半強迫的讓蘇嫻看向了自己。

蘇嫻擰著眉,桀驁不馴的樣子。

“蘇嫻,你迫不及待的和我離婚,是因為今天的男人嗎?”陸梟在質問蘇嫻。

蘇嫻倒是一點都不客氣的懟了回去:“是啊,所以陸總不要攔著我找幸福。”

“他知道你結過婚嗎?”陸梟的手心收緊了幾分。

“知道知道,還知道我離婚了。”蘇嫻應的很冇正經。

陸梟被蘇嫻的坦蕩蕩懟的一句話都說不上來,就隻能這麼陰鷙的看著蘇嫻,兩人的氣氛有些僵持。

忽然,陸梟的手機響了起來。

蘇嫻一點都不客氣的,就伸手探入了陸梟的口袋,把手機勾了出來。

這樣的動作,在陸梟看來,幾乎就是放肆的,而蘇嫻的手,碰觸到陸梟的大腿時,那種燥熱的感覺,瞬間就從腳底躥騰上來。

眼神裡的佔有慾,忽然就怎麼都藏不住了。

偏偏,陸梟的耳邊傳來的是蘇嫻一點都不負責的聲音:“陸總,您的白月光呢,不然的話,我替您接了?”

直接了當的威脅。

而手機螢幕上,確確實實就是寧湘的電話。

寧湘和蘇嫻不一樣,寧湘纏人,隻要看不見陸梟,就會疑神疑鬼,不斷的打電話,一直到找到陸梟位置。

蘇嫻則可以當陸梟完全不存在一樣,去哪裡,都可以不聞不問。

“接。”陸梟的眸光落在蘇嫻的身上,一瞬不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