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侯爺韓策》是作者黃河落日圓的小說,大家可以在本站讀到這本精彩的小說。一起來看下吧:...

忠義?

韓家就是死在了忠義上,忠義又如何?朝廷還不是該拋棄你的時候就會拋棄你,你終究不過是大梁的一顆棋子。

鎮守北境,得到的是什麼?

滿門屠戮,屍骨荒野。

所以在韓策的眼中忠義那不過一文不值的東西,還不如來的實際一點。

“你?”

此人冇想到韓策竟然如此粗鄙。

打量了幾下韓策,怒目而視,隨機拂袖離去。

走出風月樓,從東側的巷道穿過,男子來到一輛馬車麵前。

“見到了?”

從車中傳出少女的聲音,聲音非常好聽,如同林中小鳥,如同潺潺溪水流聲。

“回小姐,見到了!”

“如何?”

“粗鄙不堪,滿口汙言穢語,十足的花花公子!”男子作揖拜禮,將自己見到的,韓策的話全部告訴了車中女子。

“走吧!”

女子歎息一聲,隨後說了一句。

馬車緩緩離開。

車裡是一個身穿白色長裙的女子,長相清秀,明眸皓齒,傾國傾城。

“小姐難道真的要嫁給他嗎?”

女子身旁的丫鬟皺了皺眉,滿臉委屈的望著自家小姐。

她是相國府的嫡女,名滿京城的才女,多少達官貴族的少爺心目中的對象,就是當朝太子也不例外。

林念柔搖了搖頭,皇命已下,豈是他們這些臣子說不願意就不願意的事情。

倘若她真的抗旨不尊,恐怕林家就要遭難了。

這十年來,相國府的實力逐漸的龐大起來,父親在朝中的地位越發的顯著,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就是諸位皇子們見到林明章都要禮讓三分。

皇帝一切都看在眼中,帝王最忌諱的便是臣子的實力威脅到皇權,最近太子和相國府走的近了一些。

皇帝就直接將自己賜婚給了鎮遠侯府的韓策。

說是鎮遠侯府一門忠烈,給韓策物色一個門當戶對的妻子,給相國府找一個好女婿,其實就是在警告相國府,一切都要適可而止,一旦超過了這個界限,誰都不可以。

而這個警告的代價就是要自己嫁給韓策。

......

相國府

“老爺,太子來了!”

管家林忠從外麵來到書房通稟。

林明章望著麵前的四個大字,清正廉明,這是今天景瑞帝給自己的四個字,清正廉明,這是在說自己!

“老爺!”

林忠見到林明章有些神遊天外,又上去叫了一聲。

“啊?”

林明章這纔回過神來。

“老爺,太子來了,說有急事要見您!”

“急事?恐怕是因為念柔的事情。”林明章歎息一聲緩緩說了一句,這段時間,太子和自己走的有些緊近,從太子的言行當中不難看出太子想要迎娶自己女兒的意思。

“那老爺您要見嗎?”

“就說我抱病在身,不便見客,改日定當賠罪!”林明章說了一句。

林明章心中清楚,太子這是想要拉攏自己的意思。

“太子殿下,老爺抱病在身,今日不便見客,還請太子擔待!”林忠來到前廳說了一句話。

“相國身體如何?”

“已經看過郎中已無大礙!”

“那我改日再來!”

“太子,請贖在下多嘴,太子就是改日再來也見不到老爺!”林忠擔心,太子天天登門拜訪,難免讓人誤會,索性就提醒一下這太子。

蕭延祁微微一愣,也立即明白了林忠的意思。

林明章這哪裡是抱病在身,這分明就是在故意不見自己。

“為什麼?難道真的要念柔嫁給那個韓策?”

蕭延祁有些氣氛的說道。

韓策是什麼人難道不清楚嗎?終日花天酒地,出入煙花之所,冇有任何的才學,也冇有任何的武藝,若不是韓家祖上有功,韓孝忠戰死北境,皇帝覺得有些虧欠,韓策這樣的人怎麼可能被封侯。

“太子殿下,陛下已經下了旨意!”

林忠說道。

這件事情是皇帝下的旨意,他們又能如何?

“就算如此,這不還冇有昭告天下,林相在朝中德高望重,功勳卓著,倘若林相諫言,父皇未必不能收回旨意!”

蕭延祁嚴肅的說道,他今天來就是勸說林明章進宮勸退賜婚聖旨。

“我還是那句話,念柔嫁給韓策那就如同飛蛾撲火,必然置身於水深火熱,還望林相三思!”

蕭延祁說完話便離開了相國府。

從相國府出來。

“太子我們現在去哪裡?”

“去找韓策!”

蕭延祁攥緊拳頭,眼神閃過一抹凶狠,他想不明白,為什麼韓策這樣的廢物會有如此好事。

林念柔那可是京城第一美女,色藝雙絕的存在。

更讓人不可忽視的存在是,林念柔背後的林家,當朝相國。

如果自己能爭取到林明章的支援,儲君之位便更加的穩固起來。

相國府。

“太子走了?”

“走了,按照老爺的吩咐點撥了一下太子,不過好像冇有聽進去的樣子!”林忠說道,他已經告訴蕭延祁,賜婚是旨意,誰都無法改變。

“他那裡是冇有聽進去,聽得比誰都明白,隻是冇有顯露出來,我們這位太子想要做大事,可性格卻患得患失,猶猶豫豫,總是站在人後!”

林明章露出一抹笑容說道。

蕭延祁任何的事情都會去鼓動旁人,從來不會自己出頭,生怕一片樹葉掉下來砸到自己的頭。

蕭延祁如果真的喜歡林念柔,為了林念柔,那為何自己不去皇宮求景瑞帝撤旨,還要來這裡煽風點火,讓自己進宮諫言,無非是擔心景瑞帝生氣牽連他。

“林明章,你這個老糊塗!”

聽到聲音,林忠也立即明白過來“老爺,我下去了!”

“夫人!”

來到書房門口,林忠拜禮。

“林明章呢?”

“老爺在書房!”

“林明章,你這個老糊塗,怎麼可以把念柔嫁給韓策那樣的人?”

“這件事情豈是我能左右的!”林明章也是倍感委屈,為什麼所有的人都要這樣責問自己,好像是自己把林念柔嫁給韓策一樣。

他不過是一個相國,他又能如何!

“你自己的女兒你做不了主,給我寫休書,我要走!”林明章的夫人劉氏怒狠狠的說道,普天之下也就眼的女人敢這樣跟林明章說話。

“胡鬨!”

林明章皺起眉頭,這都已經是老夫老妻了還這樣任性胡鬨。

“你到底管不管?”

“不是我能左右的事情,這是陛下在試探我林家,如果我們不順從,我們林家的下場就如同十年前的韓家一樣!”

林明章說道。

韓家,一門忠烈,鎮守北境,可以說是勞苦功高,可最後還不是被陛下說拋棄就拋棄,在帝王眼中,他們都是棋子,一旦棋子不聽話了,他們就會毫不猶豫的拋棄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