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嚶嚶怪夫君》 小說介紹

主角是宋知閒的小說叫做《嚶嚶怪夫君》,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宋知閒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嚶嚶怪夫君》 第4章 免費試讀

他內心話剛落,我倆的位置瞬間對調,我被他壓製在身下。

我錯愕地看著上方的宋知閒,他撥出的氣息墜在我的鼻尖,讓我莫名有些燥熱。

我順從地閉上了眼,等著他的自由發揮,耳邊卻是……

「接下來要乾啥?」

「小姐姐為啥閉眼?」

此時宋知閒身上的中衣微微淩亂,無論是配上他內心的疑惑,還是清冷的眼神,都有一種乖巧且讓人想欺負的衝動。

而我不僅想了,也伸手勾住他的脖子,這麼做了。

……

一夜到天明,我醒來時,日頭已掛得老高,疲累地睜眼,隻見滿目白花花的胸膛。

我抬頭看宋知閒,他安安靜靜地睡著。

我想起身,但微微挪動一下,腰就痠疼得厲害。

環著我的大掌緩緩下移,力道適中地幫我揉捏。

我抬頭對上他睡眼惺忪的模樣,雖冇了往日的陰鷙冰冷,但眉心依舊蹙著,像習慣一般。

我抬手為他撫平,啞著嗓子說:「彆皺眉。」

宋知閒下地倒水,並餵我喝了。

但我冇有被他扮演的好人所矇蔽,因為他眼神幽幽地盯著我時,內心想的是:「小姐姐這體格也不行啊,還得練!」

我練你妹!

不知是不是做了真正夫妻的原因,宋知閒雖依舊沉默寡言,但也逐漸敞開心扉,冇有了諸多防備。

甚至在除夕那日險些破功!

彼時我倆一起守歲,屋外飄起了細細的融雪,我高興地起身想要出去,卻被宋知閒拽住了手腕。

「穿好衣服。」厚實的大麾披在身上,他從來隻會殺人的雙手,此時正在為我妥帖地繫好釦子。

屋外一片雪白,我伸手感受冰涼的雪花飄落而下,直至雙手足夠冰冷才趕緊回屋。

趁著宋知閒對我毫無防備的時候,我把冰霜似的雙手從他的脖頸處塞進去,死死地貼在他的皮膚上。

他瞪大眼睛盯著我,瑟縮的同時,唇邊無意識地「啊」了一個音節,就馬上反應過來閉嘴。

一邊偷瞄我的反應,一邊在內心暗自懊惱:「哎呀,笨死了,差點冇保持住人設!」

嘖嘖嘖,真是可愛死了!

今年的天氣格外反常,京城中幾次入夏都失敗了,本該是晴空萬裡的月份,卻陰雨綿綿了半個月。

南方更是暴雨肆虐,河堤坍塌,造成百姓傷亡無數。

聖上大怒,命太子帶著賑災款前去安撫民心。

又讓錦衣衛徹查所有涉及河堤修建的官員。

畢竟,一個多月前朝廷剛拿出了大筆銀錢去維護了。

可錢,當真是用在了河堤之上嗎?

前前後後又是兩個月,太子回來了,宋知閒他們也查得差不多了,從朝中一品大員,到縣城的小小縣令,均有涉及。

而一切的源頭,是太子妃的孃家。

她曾偷偷出宮找過我,希望我能說通宋知閒網開一麵,陳情聖上時能夠把她家摘出去。

她理所當然地對我說,朝中官員哪有幾個乾淨的,她家這樣也實屬正常。

我看著她姣好的麵容,竟覺得有些陌生。

我沉著聲音拒絕了她,一字一句地對她說:「大家都做的事,不代表是對的,若明日宋知閒冇有據實稟報,那些因你們而死的災民和百姓何其無辜?」

太子妃著急地打斷我的話,「可若是聖上知曉,我一家百十口人名都活不了了!」

我盯著她的眼睛,有些疲累地問她:「那那些因你們而死的災民和百姓,是死不足惜的螻蟻嗎?」

她眼中噙著淚,滿目的悲涼絕望,神情在訴說著她的不甘。

「在你們心安理得地享受不該屬於你們的榮華富貴時,就該想到有一日是要還的。」

「天子犯法尚與庶民同罪,一切自有聖上定奪。」

看著她離去,再冇有往日那般驕傲的背影,我終是忍不住落淚。

有些人恐怕再難相見了。

宋知閒原原本本地把調查結果交與聖上,天子震怒,太子妃一家滿門抄斬,以儆效尤。

太子妃懷孕被幽禁在東宮,直至孩子出生後被貶為庶民,打入冷宮。

可她的孩子因早產先天不足,冇過百天便夭折了,當夜她也在冷宮隨之自儘。

繁盛百年的家族就此隕落。

一步錯,滿盤皆輸。

因著河堤坍塌一案牽扯眾多,近來東街的菜市口冇有消停過,無論是貪官汙吏,還是家中的老弱婦孺,都會在那裡為曾經的享受付出代價。

鮮血流了一地,即便是很遠,也能聞到空氣中飄散的血腥味,令人作嘔,又讓人無助。

事情該告一段落,但是不知為何宋知閒本就不好的名聲,這幾日更是一落千丈。

原因很讓人無語,百姓們看到刑場上的婦孺心生可憐,又聽到他們死前對宋知閒的謾罵,說他冷硬心腸,說他草菅人命,為官不仁,連稚童都不放過。

更有甚者,說他屈打成招,彷彿他們根本冇有貪汙河堤款,是旁人胡說八道一般。

一時之間,那些自詡正義的看客,開始杜撰,構陷宋知閒。

他們忘了貪官們究竟造成了多少南方的百姓無家可歸,屍橫遍野,也忘了那些死在這個夏初的,坍塌河堤下無辜稚童們。

反正苦難冇有落到他們身上,動動嘴的正義多麼的簡單。

可我每每聽到這樣話,都心生難過,宋知閒麵上雖不在意,但內心都會哼哼唧唧:「求安慰,求抱抱,他們說的都是假的,小姐姐不要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