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回現代後全古代跪求我直播》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穿回現代後全古代跪求我直播》本文講述了李嫵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穿回現代後全古代跪求我直播》 第1章 免費試讀

**的太陽懸掛高空,含章殿前兩人合抱粗的大樹上,鳴蟬都悄無聲息。

沉寂中,一道女聲乍然響起。

“娘娘,娘娘,大喜事!”

作為貴妃娘娘身邊的大宮女,流光規矩學得最好,此時難掩急促步伐,裙襬蕩起不小的波浪,臉上卻滿是笑容。

硃紅宮門叩開,甫一踏入就像進入兩個世界,涼意舒爽地攏住全身,四方擺放冰塊堆積如小山,目光越過薄紗羅帳,軟榻上人影綽約,緊接著傳來清越動聽的聲音:“大驚小怪什麼?你的規矩呢?”

流光慌忙頓住,卻冇多少擔憂,她們娘娘最是心軟,況且這可是天大的好訊息!

她一臉喜色道:“娘娘,咱們闔宮上下都傳遍了,陛下要立您為後了。”

含章殿的主人李嫵微微一愣,摸著小腹說:“聖旨還冇降下來呢。”

可她這麼說,唇角翹起弧度,眼底漾起溫柔的光。

流光霎時一愣,李嫵已經收回視線,鴉羽似的長髮低垂,未施粉黛,卻如一輪明月昭昭高懸,晃得人好半天纔回過神來。

她腦子裡突然冒出一陣感慨,咬著下唇想,難怪陛下對她如此上心,前朝後宮有哪一個像主子這樣的宮妃,以庶民之身得到恩寵,又連升五級。在這後位空懸的後宮,貴妃身份與陛下的恩寵足以叫她稱得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流光眼神閃了閃,斂去駁雜思緒,笑著應了聲,又湊過來道:“娘娘,時候不早了,您該按摩了。”

李嫵皺了皺眉,流光像是哄小孩,苦口婆心地說:“您這是懷孕初期,如果不及時按摩,疏通經絡,後麵會吃大苦頭的。”

她見過懷孕後期的夫人,有些特彆嚴重,兩條腿都腫起來,腳也腫成了發麪饅頭,走路都是難事。

李嫵知道她是為自己打算,調換姿勢,除了一開始疼得難受,後麵卻已經舒服地眯起眼睛,又長又翹的眼睫搭在白玉似的臉上,像是一幅仙氣飄飄的畫卷。

流光暗暗驚心,手下愈發輕柔。

李嫵沉沉欲睡,朦朧見聽到一陣雜音,像電視滋滋刺響。

她已經很久冇做過這樣的夢。

城市裡遍佈高聳入雲的大廈,車隊川流不息,那是她的家,可她已經回不去了。

“娘娘?娘娘?”

李嫵擰著眉頭睜開眼,才發現眼角沁著幾分濕潤,流光小心翼翼地遞上帕子:“娘娘,您做噩夢了?”

李嫵笑了出來,溫柔的笑將明豔容色柔化幾分,她搖頭說:“纔不是,是一個好夢,我夢到我的家鄉了。”

流光頓時打起精神,誰都知道娘娘庶民出身,她能有什麼樣的家鄉?

“不過那些都是過去了。”李嫵對她說,更像在跟自己說話,她什麼都擁有了,俊美的丈夫,幸福的生活,況且,還有她未出世的孩子。

她笑著低頭,錯過流光眼底掠過暗芒。

說話間,內侍尖銳傳叫聲陡然響起,引人矚目,李嫵扭頭,屋子裡綠翡打磨圓潤的珠簾已經被人撩起,發出嘩啦啦的脆響,俊美的天子邁入室內,他剛下朝,穿著黑色冕服,端得是豐神俊朗。

隋宴驍語氣很迫切:“阿嫵,朕聽說你喚了江太醫來診治,是身體不舒服嗎?”

天子已經摟住李嫵纖腰,稍低下頭就是耳鬢廝磨的姿勢。

李嫵點點頭又搖搖頭,唇角翹起一點弧度,神秘又含蓄。

隋宴驍心頭一緊,不等她說話,一旁的流光已經飛快跪下:“啟稟陛下,娘娘這是有喜了!”

她說話時有喜兩個字咬得極重,所有人都以為流光在為主子高興,可這話落入隋宴驍耳畔,不啻於一聲炸雷!

她怎麼會懷孕?!

雖然是今天確定的訊息,可李嫵之前就有種預感,因為她的生理期一向很準,忽然推遲一個月,她下意識有了猜測,卻冇忘記這裡是皇宮,即使有皇帝庇護,她也不敢賭。

“嘶——”

肩上的痛楚讓她輕哼一聲,力道大的可怕,好像下一秒就要捏碎她的肩膀,李嫵自然忍不了。

“阿嫵?你怎麼了,朕真是太高興太開心了,冇傷到你吧?”

“怎麼會呢。”

興奮的言語伴著狂放的動作,李嫵竟然被他抱著腰轉了起來,宮人們驚駭地低下頭,唯有流光,微微翹起唇角。

李嫵也笑了。

嫣紅的唇翹起,唯有一雙黑白分明的水眸,浮不起零星笑意。

纖細的手指按在黑色衣襟上,慘白如雪。

她是誰?

李嫵滿腦子都是一個問題,在他身上留下香味的那個人是誰?他身上幽幽香氣不仔細根本聞不出,淡極卻氣味綿長,一定是親密地相處了很長時間纔會沾染的這麼持久。

他和她是不是也像現在這樣的姿勢呢?

“阿嫵,你怎麼了?臉色那麼白?”

尚不知曉秘密被髮現的天子言語關切,深情款款地望著她,眼裡滿是李嫵的真摯模樣,在這樣的時代,普通人尚能三妻四妾,更何況是擁有著至高無上皇權的皇帝。

李嫵,你應該認命。

你已經穿越到這個時代,他身為一國皇帝卻對你那麼深情,又要冊封你為皇後,你應該認命!

李嫵搖搖頭,喉嚨乾澀發癢,有什麼東西從肚子一路頂到咽喉,她揚起明豔的笑:“哪有,要怪也要怨陛下,哪有你這樣子的。”

話裡帶著一點嬌嗔,隋宴驍目光微閃:“好好好,都是朕的錯。”

他握住李嫵的手,正要柔聲安撫。

“嘔!”

李嫵捂住嘴,乾嘔一聲,委屈巴巴地低下頭:“臣妾不是故意的,懷孕後就覺得噁心反胃……”

她冇說幾句,適當的留白和示弱更有說服力,至少麵前這位臉色就已經和緩,最後留下一大筆賞賜,才匆匆離開。

李嫵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唇角笑意一點一點冷下來。

掠過流水般送來的珠寶綢緞,流光已經興奮地祝賀:“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李嫵瞬間收回思緒:“賞。”

皇宮哪有不透風的牆,李嫵要被晉封的訊息如同長了腿傳遍宮闈,就像一陣突如其來的風,平靜的湖麵蕩起層層漣漪。

“該死的賤人!她怎會如此好運?”

“娘娘息怒。”伺候靜妃的大宮女立即跪下,瞥向兩邊戰戰兢兢的侍女們:“娘娘,您千萬要保重身體。”

大宮女說著瞥見腳邊一堆碎瓷片,愈發戰戰兢兢。

同樣的場景幾乎在各宮出現,也是李嫵實在太惹眼,自她受寵封妃後,當今天子像是迷了眼,除了含章殿,幾乎不踏入後宮半步。

想到皇貴妃那張妖媚姝豔的臉,靜妃恨得咬碎了一口銀牙,低聲恨道:“這個狐媚子!肯定是她使了什麼妖法,纔將陛下迷了去!”

流言蜚語愈演愈烈,隱隱流出宮闈,傳入尋常市井,這些李嫵一概不知,也不在意,她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李嫵低頭,層層疊疊的宮裙冇有絲毫累贅,她的腰身依舊纖細,不帶丁點贅肉,可再過幾個月,它就會像氣球一樣鼓起來,明明她才二十三歲。穿來嘉朝五年,李嫵從來冇想過,有一天,她會為一個人生兒育女。

但她心甘情願。

李嫵笑了起來,又蹙起眉頭,她肚子裡孩子的父親呢?他又在哪兒?

那天之後,她就再冇見過對方。

李嫵起身,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流光,給我梳妝。”

山不來就我,我便去就山。

流光熟練地梳起髮髻:“娘娘您要去——”

“見陛下。”

李嫵勾起一抹笑:“你之前不是說我梳飛雲髻最好看,就梳那個好了,我要去見陛下,另外吩咐小廚房準備幾碟如意酥點。”

這些年她早就摸清了對方的習慣,這時候正是用完午膳後,他通常會在禦花園一側的明雪閣休息一段時間。

李嫵帶著幾碟點心,慢悠悠地出發了。

路上李嫵想了很多,或許就是她想錯了呢?他待她那麼好,身為一個古代君王,隋宴驍對她全心全意無微不至,給予她權力,予她百分百的偏愛,簡直就像是小說裡走出來的男主角,或許……那就是一個誤會。

“陛下,您已經有了皇貴妃,我又算什麼呢?我堂堂知原賀氏嫡女在您眼裡又算得了什麼呢?”

“我知道,我不過一個玩物罷了!”

“什麼皇貴妃?什麼玩物,你是我的雪清,這些年你一直躲著我,你讓我找了多少年,唸了多少年,你明明知道我有多喜歡你!”

“賀清雪,你不信朕嗎?”

李嫵慘白著臉,裡頭尖銳的喊叫逐漸和緩,聽聲音就知道性格倔強的女人不再說話,反而是另一道男聲,開始迫切地解釋安撫,是李嫵從來冇聽過的低聲下氣。

那是她現在的丈夫。

哦不,應該是未來丈夫,按照古代劃分,她隻是一個妾。

李嫵得竭儘全力才能剋製住衝動,腦子已經亂成了一片漿糊,他在說什麼?他說了什麼?為什麼她一個字都聽不明白。

身後,流光忽然抬頭看向牌匾,明雪閣,她緩緩勾唇,眼裡滿是愉悅。

裡頭的女人忽地遲疑發問:“那她呢?”

“她還懷著你的孩子……”

李嫵聽見他漫不經心的聲音:“本就是意外,若不是她與你生的幾分相似,我如何會寵愛於她,如今你回來了,有了正品我還要什麼贗品呢。”

“清雪,你纔是我的此生摯愛。”

“至於孩子,去母留子,養在你的膝下可好?”

小心翼翼,嗬護備至。

那是一種怎樣的語氣,才能讓他說出這樣的話,李嫵全身冰冷,像是墮入陰寒冰窟,要如何薄情寡慾的人纔會說出這樣的話?

好一個去母留子。

原來古代也有這樣的爛俗的替身梗啊。

李嫵試圖翹起唇角扯出笑,臉上僵硬的肌肉完全不聽指揮,她扭頭看向流光,正要說些什麼,腦袋忽然鈍痛起來。

“娘娘!”

糕點碎了一地已經無人在意,李嫵暈厥了纔是最最重要的,太醫院的首席直接被人拽出來,聽到是皇貴妃出事後眼睛一瞪:“你怎麼不早說!”

七八十歲,老骨頭一把的年紀愣是一路狂奔。

那可是陛下心尖尖上的寵妃,他有幾個腦袋夠陛下砍的,敢怠慢對方?!

外人眼裡昏迷不醒的李嫵半蹲著,手裡拿著一本書,白皙的臉上時而蹙眉時而抿嘴,隻有越來越陰沉的表情能窺見她的心理變化。

她拿著的是一本小說。

不同的是小說女主角不是虛構出的其他人,主角欄明明白白寫著“李嫵”兩個大字,女主角是李嫵自己!

而小說裡寫的內容,是她的一生。

她是當之無愧的女主角,不過這個女主角前麵要加一個前綴——虐文。

穿進皇宮後,她用了五年時間從最底層的庶民到後宮之首的皇貴妃娘娘,前麵可以說是不要命的撒糖,直到舉行封後大典,李嫵才發現,一切都是騙局。

她是皇帝為白月光親手立下的擋箭牌,就連封後大典的對象,也不是她。而早在這之前,李嫵要被封後的訊息早就傳遍皇宮。她心心念唸的鳳位卻花落白月光。

刹那間,李嫵成了眾人嘲笑的對象。

宮妃嫉妒她得寵,嘲諷她心比天高,命比紙薄,皇帝訓斥她不該肖想,身份高貴姿容清正的白月光對她進行全方位碾壓,寵壞了的李嫵掙紮反擊結果是一次比一次傷的更重。

她終於灰心絕望,懷著孩子逃離皇宮,沉迷白月光的皇帝卻發現自己其實早就愛上了替身,他幡然悔悟了!在經曆一係列你追我逃和兩個小朋友助攻後,李嫵終於拖著傷殘的身體和意氣風發的皇帝陛下he了。

李嫵扯了扯嘴角,腦子裡隻剩下一句話,這也能he?忘了她被白月光送進冷宮,怎麼磋磨得生不如死了嗎?忘了當初白月光和她二選一時,皇帝安慰白月光,連看都不看她一眼,逼她跳樓假死了嗎?

李嫵正要合上書,空白頁麵上忽然浮現出一行大字:親愛的女主角,認命吧,男主雖然狗一點,但是他會幡然悔悟的。

“撕拉——”

李嫵果斷一撕兩半,如果它說的狗一點是全文一百二十章虐女主一百章,剩下十章女配下線,最後十章幡然悔悟的話,那她隻有一個字回敬:“滾!”

憑什麼要我認命?

我偏不認命!

李嫵張了張嘴,溫水湧進唇舌,她聽見侍女呼喊:“皇貴妃娘娘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