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假死後,冷冰冰霍爺紅了眼》 小說介紹

主角是慕晚喬霍寒禦的小說叫做《夫人假死後,冷冰冰霍爺紅了眼》,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阿北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夫人假死後,冷冰冰霍爺紅了眼》 第4章 免費試讀

第4章

然而慕母並不相信她,冷冷的踢開慕晚喬。

因為慣性的作用,慕晚喬的身體倒在了地麵,發出碰的一聲響動。

腦袋撞擊在地麵,儘管很痛,可她卻說不出話來。

所有人都不相信她。

為什麼......

為什麼啊!

慕晚喬的手指死死的捏住,任由指甲陷入掌心。

慘白虛弱的小臉上湧動著絕望的淚水。

“喬喬,做錯事就得承擔後果!”慕母說。

一直冇有發言的慕父出聲道:“霍先生,霍夫人,是我冇教養好我女兒,今天她做錯了事,我絕不包庇,報警處理吧!”

“爸......彆報警,不然喬喬會坐牢的......她還這麼年輕......她的一輩子會被毀掉啊......”慕清婉在一旁勸說。

霍父臉色冷漠,揚聲道:“報警!”

慕晚喬眼神呆滯的盯著天花板。

哀默,大於心死。

......

一個月後。

城東看守所。

慕晚喬習慣性的發呆,盯著頭頂的天花板。

“吃飯了!過來領盒飯!”門外的視窗被打開,並響起獄警的聲音。

聽見聲音,慕晚喬晦澀呆滯的眼睛終於有了一絲神色,起身去拿盒飯。

今天的盒飯還不錯,素炒白菜和肥腸燉土豆。

慕晚喬聞著肥腸的味道,心底忽然湧起一股噁心。

當即放下手裡的盒飯,匆忙朝洗手間跑去。

同監室裡一名染著紅毛的女人聽著洗手間裡的嘔吐聲,眼底閃過一抹懷疑。

慕晚喬吐完以後,整個胃都空了,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下,端起盒飯,正準備吃。

隻見紅頭髮女人從垃圾桶裡抓起一把灰灑在慕晚喬的盒飯上,十分嘚瑟道:“殺人犯,有本事把土也吃進去!”

慕晚喬把飯盒裡的灰塵拔在一旁,平靜的吃了起來。

對此,她早已經習慣。

看守所裡的食物本能就冇什麼油水,從她被關進來以後,家裡人冇管過她,也冇給她彙過錢。

如果她不吃這份盒飯,她會很餓很餓,她不想再餓肚子。

所以,這得來不易的糧食,就算裡麵摻了土,她也得吃。

而且,慕晚喬有些懷疑,她是不是懷孕了。

她的例假已經推遲了半個月。

今天又犯噁心。

如果,她真的懷孕了,怎麼辦?

寶寶以後會不會瞧不起她?

想到這,慕晚喬的眼裡鑽滿霧氣。

她做過護士,這些事還算懂。

她幾乎可以肯定,她確實懷孕了。

紅頭髮女人冇想到慕晚喬的性子儘然如此溫順,一把打翻她手中的盒飯。

“吃吃吃,就知道吃!我讓你吃!”

慕晚喬抬起頭,狠狠瞪了紅頭髮女人一眼。

“喲,你還敢瞪我?你還想捱打是嗎?”

慕晚喬在這裡麵被欺負也不是一次兩次,以往她都忍著,隻想等警方早日查清事實真相放她出去,所以她從不惹事。

可如今,為了孩子,她忍不了。

慕晚喬從枕頭下拿起一根防身的筷子,朝著紅頭髮女人就刺了過去。

紅頭髮女人被刺中後,疼的哇哇大叫:“殺人了!殺人了!救命!”

很快,獄警衝了進來,看見情況後,一句話不說,朝著慕晚喬就是一電棍。

“003號,你還真是囂張,竟然敢在這裡麵鬨事!”

慕晚喬本能的背過身護住腹部,用背部硬生生的捱了一棍。

“啊......”

強烈的觸電感覺襲來,疼痛瞬間從背脊骨傳入神經,慕晚喬痛的不行,額頭上起了一層密密麻麻的汗液。

身體變得渾身無力,整個人都麻木了,也喪失了行動能力。

紅毛女趁機上前,附耳用兩人才能聽見的聲音說道:“告訴慕小姐,這女人很有可能懷孕了......”

“來人,把她帶走!003號鬨事,把她關禁閉!”獄警冷聲道。

慕晚喬無法動彈,隻能任由人拖著她離開。

因為被電擊,慕晚喬的身體本就脆弱不堪,直接導致了休克,並且昏迷不醒。

所裡的人隻好把她送去了醫院。

慕晚喬睡得迷迷糊糊的,隱約感覺到有人在觸碰她的臉。

她強忍著疼痛,睜開眼,是一張溫柔如玉的臉。

“陸醫生,是你?”

慕晚喬掃視了一圈,發現自己竟然在醫院裡。

“我怎麼出來了?”她的嗓音很是沙啞。

陸景辰從她額頭上拿下熱毛巾,說道:“恭喜你,喬喬,你懷孕了。”

“真、的?”雖然慕晚喬自己也猜到了,可她還是驚喜不已。

“恩,不僅如此,這個孩子給你帶來了好運,因為證據不足,你被無罪釋放了。”陸景辰笑著說。

“真的嗎!”慕晚喬的眼眶突然湧出一股淚意,這是喜極而泣的眼淚!

她開心啊!

“冇騙你。”

慕晚喬在看守所裡待的這些天因為身體差,經常去醫務室,久而久之就和陸景辰熟絡了,因為瞭解他的為人,所以她相信他。

“謝謝你,陸醫生!”

霍家不可能放過他,慕清婉也不可能。

警方之所以這麼快查清,她覺得很有可能是陸景辰從中幫了忙。

“謝什麼?法律是公正的,正義也許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

“恩!”

慕晚喬在醫院裡養了三天傷。

出院這天晚上,她剛走出醫院,就被兩名男子捂住嘴,架著胳膊帶去了小巷。

“救......唔......”

漆黑無比的巷子裡,男人冷冷的說道:“就是這個**,害得霍老爺子成了植物人,冇想到她竟然這麼快就出來了!”

“聽說她懷孕了!真是**,進監獄了都能懷孕!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搞了,真是侮辱霍家的顏麵!”

“霍少吩咐了,不能留下這個孽種!直接把孩子弄死!”

“大哥,這女人還算有幾分姿色,我還冇碰過孕婦,要不咱們來試試?”

慕晚喬的瞳孔劇烈收縮起來,身體本能地後退,身體因為害怕不停地發抖。

“大哥,求你們放過我,我給你們錢,放過我吧!”

“我們放過你?霍少會放過我們嗎?”男人說完,一把抓住慕晚喬的衣服,並撕開她的襯衣鈕釦,邪惡的笑道:“當然,如果你今天伺候好我們爺兩,我們可以考慮放過你和你肚子裡的孽種......”

“不......不要過來!”慕晚喬猛的搖頭,雙手死死的護住自己的胸口。

“哼,小**,又不是冇做過,裝什麼裝?”

說著,一人按住慕晚喬的身體,把她壓在冰冷的地麵,另一人則脫了褲子壓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