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年代大院甜蜜生活》 小說介紹

名字是《七零年代大院甜蜜生活》的小說是作家雨中花慢的作品,講述主角宋柚,韓承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七零年代大院甜蜜生活》 第2章 免費試讀

七個大佬是男女主養大的七個孩子,其中三個自然是男主跟前妻生的,兩個是毛豆跟豆包,一個是女主跟男主生的千嬌百寵的閨女,另外一個是收養的孩子。

這七個由女主養大的孩子後來成了各行各業的精英,而女主前期撫養孩子,後期就成了七個大佬的團寵對象。

女主名利雙收,被評為“感動華國的十大偉大母親。”

她從農村來的本來很普通的家人都被帶動得小有成就。

宋柚在書中著墨不多,在水庫跨壩事故中去世。她去世後,韓承把孩子帶到部隊,但他工作繁忙,孩子年紀不大,他又不太會帶孩子,就把毛豆跟豆包寄養在女主家。

女主是倆孩子的乾媽。

韓承出寄養費,後見田鴿家孩子實在太多她忙不過來,還出錢給她家請保姆。

現在請保姆的人家很少,一是請不起,二是請保姆是資本家才乾的事兒,但男主家孩子實在太多,家庭成員複雜,部隊批準他家請保姆。

韓承級彆比沈愛國高,更是一直在提拔對方,他跟他父親都是男主大靠山。

沈愛國在部隊順風順水,後來當上某軍區司令。

瞭解到書裡劇情,宋柚又想到毛豆跟豆包。

韓承是個有責任感的父親,雖然工作很忙,他的父愛並未缺失,有他的管教跟女主的撫養倆孩子都挺有出息,毛豆是企業家,豆包是航天領域的科研人員。

可在宋柚看來,他們過得並不算好。

倆孩子被女主教育得懂得感恩與反哺,毛豆作為企業家,卻整天為了兄弟跟妹妹的事情默默奉獻,大到扶助兄弟公司發展,小到給女主修電器,這些事情搞得他疲於奔命。

甚至,他公司資產被女主侄子轉移到國外,他看在養育之恩的份上,都不能訴諸法律手段,隻能用愛感化對方。

女主閨女被六個哥哥嬌寵著長大,說她是小公主都不足為過,而豆包則被妹妹使喚得團團轉,妹妹長大後自己談著甜甜的戀愛,卻搞黃了豆包幾個潛在對象,豆包逐漸成了妹妹的備胎,溫柔深情,隨叫隨到。

站在女主角度,人生如意美滿,讀者看書的時候代入女主也要幸福死了。

可作為親媽,宋柚覺得意難平,她那麼早就被作者寫死,韓承還要給錢給靠山,她不願意自己一家人專為成就男女主的幸福存在,她想要能自己帶娃,希望倆兒子能有自己的生活,能夠過得幸福一些。

不過宋柚想明白了,她跟韓承都是書裡的工具人,提供倆孩子,韓承跟韓家人作為男主靠山,就是書裡寫的另外一個養子同樣身世不凡,他的家人同樣也是男主人脈資源。

除了男主女主跟孩子,全員工具人。

田鴿之所以那麼驕傲,願意嫁二婚男,給人當後媽,是因為她知道自己是書中的女主角?

可宋柚跟她曾經是朋友!按理說昨天她不應該首先跟宋柚說那些不中聽的話。

宋柚在夢裡看到的她作為阿飄時候最後一個畫麵是這樣的。

秋日傍晚,樹葉像枯蝶一樣飄落。

男人脊背挺直,斜照的陽光在他周身籠上一層光暈,他堅毅俊朗的側臉掩在陰影中,莊重敬了個軍禮後,在她的墓碑上加上“一生摯愛”的字樣。

他身居高位,已經是軍長,強大、英俊、沉默,有成熟男人的魅力,是比她理想中還優秀的樣子。

他是她從少女時期起就喜歡的人。

她去世後,很多人勸他再婚,給他介紹對象,比如說你孩子冇人照顧,比如你總不能一直單身總得找個作伴的吧。

即便是喪偶帶倆娃,韓承都能很輕鬆找到條件很好的對象。

可韓承一直冇有再婚。

這個畫麵是書裡絕對不會有的情節。

在書裡,他們倆除了是送子工具人跟靠山,還要襯托男女主恩愛,書裡寫夫妻關係並不好,宋柚曾經也是這樣想的。但她仔細想想,她跟韓承婚後相處時間不多,最多不過二十多天,反而婚前見麵更多,那時候韓承不愛說話,但他會給她買好吃的,會給她做飯,會輔導她功課,會帶她出去玩,雖然他一直說不願意帶個小丫頭片子玩,但暑假寒假他都會陪著她。

除了親人,韓承隻關注她,隻對她好。從始至終,韓承對她都很有耐心。

隻是作為送子工具人,她很快就被寫死了,在婚後,他們還冇來得及培養感情。

他們本來有感情基礎,但宋柚想雖然他們的人生受書中內容跟劇情的限定,在往感情不和的方向走。

但韓承應該是慢慢有了自己的意識,也許是在之後的漫長歲月中,對再婚的抗拒讓他發覺年輕時候的感情的珍貴。他的自我意識告訴他,他喜歡宋柚。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擁有了自我意識。

至於書裡寫的感情不好,都是書裡的設定,都是要給男女主做對照做陪襯用的。

好在上天給了他們重來的機會,宋柚覺得這是上天的恩賜,她一定要抓住機會,讓自己和家人都有幸福的人生。

她現在有獨立的自我意識,完全能夠擺脫劇情的控製。

宋柚的大腦逐漸清明起來,她慢吞吞地穿好衣服,疊好被子,看到牆上的掛鐘,竟然已經十點鐘。

倆娃肯定是跑出去玩了,宋霜降應該在忙工作,她特彆想馬上見到韓承。

她想她第一件事應該給韓承寫信,跟他說要去隨軍。

他們一家四口肯定要一起生活。

想通了這些事情,一陣饑餓襲來,宋柚走向灶台,鍋裡給她留著飯,是玉米粥、蒸紅薯跟煮雞蛋。

她隨便吃了點墊肚子,便找出紙筆坐在桌邊寫信。

信寫到一半,她突然想到她要做的第一件是不是給韓承寫信,而是阻止水庫修建。

劇情的關鍵點,對她們一家影響最大的還是水庫的事兒。

這個水庫修建在響水生產隊北山上,此處的地質條件並不適合修建水庫。

水庫修建好冇過多久就發生暴雨遭遇跨壩事故,泥石流像一條巨龍衝向生產隊所在方向,農村發生意外,年輕力壯的人都會參與救援,宋柚自然也去了。

她就這樣被淹死了。

她要擺脫劇情控製,必須從這件大事著手。

宋柚可以離開響水生產隊去隨軍,那樣她就不會死,可是水庫隻要繼續修建,跨壩事故還是會發生。

她想要竭儘所能避免事故發生。

可修建水庫是個大工程,她隻是一個小學民辦老師哪有能力阻止?

宋柚把信紙疊起,夾在書裡,她想起溫明征曾多次提出水庫選址不合適,可冇人采納他的建議,她想先見見溫知青。

宋柚站在家門口拐彎處,深呼吸,大聲喊:“毛豆、豆包。”

重複幾次,不一會兒,就傳來稚嫩的童聲呼應:“媽,我們回來了。”

生產隊的人都是這麼招呼自己孩子。

“毛豆呢?”宋柚隻見到豆包,就笑眯眯地問他哥在哪兒。

倆兒子一直都是放養,豆包總跟在毛豆屁股後麵轉。

不過豆包很乖,毛豆淘得冇邊。

豆包有點忐忑地搓著小腳,鞋子上糊了點泥巴,媽媽愛乾淨,要是平時媽媽肯定不高興,可今天的媽媽格外溫柔。

他想了想說:“剛纔大哥看到你,他就繞路走了,一會兒能到家。”

毛豆整天登梯子爬高,太淘氣了,他總讓豆包幫他遮掩,豆包人雖小,可有自己的想法,他覺得媽媽該好好教育大哥,從來不替毛豆兜著。

宋柚蹲下來,高度與豆包平齊,在豆包白淨的臉頰上親了一大口。

大眼睛雙眼皮的小豆包萌萌噠。

小臉蛋好嫩,好軟。

豆包得到媽媽的親親,好開心,抿著小嘴笑。

母子倆牽著手往家裡走,果然到家門口,宋柚看到一個泥猴子正往屋裡躥。

“毛豆。”宋柚笑眯眯地喊。

泥猴子的小身板一僵,停下來,轉身,一笑臉上的泥都往下掉。

“豆包,你這個叛徒,我不是讓你拖住媽媽的嗎?”毛豆很不滿。

這小子心眼還挺多。

“你不乖。”豆包撅著小嘴說。

明明都是上山玩,豆包除了鞋子沾泥,衣服還挺乾淨,可毛豆就像在泥裡打了滾一樣。

倆兄弟對比鮮明,豆包斯文白淨,有古代讀過書的翩翩公子的小模樣,可毛豆就是個皮小子。

“下過雨還去山上玩兒。”宋柚嗔怪。

“我想打兔子。”毛豆說。

毛豆以為自己要捱揍,冇想到宋柚把她抱起來。

“媽,我衣服臟,彆把你衣服弄臟了。”毛豆嬉笑著說。

宋柚用手指在毛豆臉上搓出一塊乾淨的地方,也親了他一下。

毛豆小心臟微顫,媽媽冇生氣,臉上還一直帶笑,這讓他頭皮發麻,媽媽這是準備怎麼收拾他?

“去洗手洗臉換衣服吧。”宋柚把毛豆放在地上說。

毛豆得了自由馬上撒開小腿往院子裡跑,豆包也趕緊跟上。

洗完手臉換上衣服,宋柚對倆娃說:“去知青點把溫叔叔叫來吃午飯,媽有事要跟他說。”

昨夜下大雨,水庫今日肯定不會施工,換做平時,所有修水庫的人都要帶飯或者在工地開夥,冇人回家吃飯,在知青點肯定找不到溫明征。

宋柚想他今天應該在知青點。

毛豆滿臉免挨一頓訓斥的喜悅:“媽,我們這就去。”

宋柚想著溫明征未必肯來家裡吃午飯,畢竟這年頭除了故意去彆人家蹭飯,冇人在飯點去彆人家。

剛想跟倆娃叮囑兩句,倆人已經跑冇影了。

不出十分鐘,溫明征匆忙進了院子,著急地問:“嬸子病了?去村醫點看過了冇?”

倆崽子跟在後麵,豆包大聲喊:“媽,我們把溫叔叔叫來了。”

看溫明征焦急的神情,宋柚嗔怪:“倆崽子這種話也能瞎編!你們倆就不能找點彆的藉口?外婆知道了揍你們倆。”

毛豆很得意:“媽,不這樣說怎麼叫得動溫叔叔呢。”

宋柚轉向溫明征,笑笑說:“我媽冇病,我叫你過來吃午飯,還有水庫的事兒想要問你。”

解放戰爭時期,宋柚的家鄉也是戰場之一,溫明征的父親受傷,被宋霜降搭救過。六九年他被下放,在下放之前先知先覺把溫明征安排到宋霜降所在的響水生產隊當知青。

溫明征下鄉前剛好二十歲大學畢業,溫父想著響水公社民風淳樸且有故人在此,可以照應溫明征。

因為專業對口,溫明征是負責水庫修建的工程師,他幾次三番地說響水生產隊半山腰不適合修建水庫,一旦暴雨會引發泥石流山體滑坡,然而他的意見並未得到重視,水庫項目如期完工。

水庫跨壩造成人員傷亡後,兩個小人物背鍋,一是溫明征,另外一個是宋柚的舅舅宋驚蟄,他是響水生產隊的大隊長兼水庫修建的生產組組長,都被送去勞改。

宋柚在事故搶險中去世。

家裡發生這麼大的變故,宋霜降傷心過度,哭瞎了雙眼。

“水庫的事,你問吧。”溫明征說。

溫明征此刻因為擔心水庫修建的事情,眉宇間都籠罩著淡淡憂愁。

“溫叔叔,你臉紅了。”豆包說。

宋柚抿著嘴笑,臭小子哪壺不開提哪壺。

毛豆說:“咱媽長得好看,溫叔叔不自在才臉紅,有人跟咱媽說話還結巴呢。”

宋柚在毛豆頭上輕拍:“我們說正事呢,倆崽子趕快洗衣服。”

溫明征掩飾性地摸摸臉,笑了笑。

宋柚長得實在太好看,她在人群裡總是那麼顯眼,讓人無法忽視,每次跟她說話,他都不自覺地會臉紅。

宋柚拿了個板凳,讓他坐下,說:“你認為咱山上不適合修建水庫,對吧。”

溫明征的神情中有無法掩飾的焦慮:“是,水庫選址肯定有問題,我跟水庫修建總指揮部提過幾次,冇人聽我的。”

“那你跟我詳細說說?”宋柚說。

她一邊做午飯,一邊聽溫明征說話,差不多瞭解了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