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熙悅喬煜琛》 小說介紹

《喬熙悅喬煜琛》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喬熙悅喬煜琛,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 第7章“四妹妹這話說的,我有什麼可躲的?”沈昭昭笑盈盈的,彷彿今天啥事兒也冇發生。沈梨雨氣急敗壞的道:“你怎麼能這樣陷害我小娘?她對你掏心掏肺,你如今卻忘恩負義,陷害她至此,她臉都被打花了,你滿意了!”

《喬熙悅喬煜琛》 第7章 免費試讀

第7章

“四妹妹這話說的,我有什麼可躲的?”沈昭昭笑盈盈的,彷彿今天啥事兒也冇發生。

沈梨雨氣急敗壞的道:“你怎麼能這樣陷害我小娘?她對你掏心掏肺,你如今卻忘恩負義,陷害她至此,她臉都被打花了,你滿意了!”

沈昭昭無辜的道:“我隻是一時心急,就把孫姨娘說漏嘴了,我也冇想到祖母會發這樣大的脾氣。”

原以為沈梨雨會繼續發瘋,誰知沈梨雨卻突然“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變臉比翻書還快,哭著求饒:“四妹妹你放過我和小娘吧,我小娘也不知道你和遇春哥哥的事,我以後再也不敢·······”

這種明目張膽的栽贓手段,直到沈昭昭嫁給了常遇春,沈梨雨纔開始用,畢竟沈昭昭出嫁之前,她還是沈家金尊玉貴的嫡千金,沈梨雨背地裡做多少惡事,當著她的麵兒都是畢恭畢敬的,裝的非常完美。

現在這麼早就開始了,看來是真的逼的狗急跳牆了。

可惜,這種把戲,她上輩子就見過了。

沈昭昭直接打斷了她:“你求我也無用,祖母決定的事,我也冇法兒反駁的,該做的努力我也都做了,和趙家的親事就是廢不了我也冇辦法呀。“

沈梨雨一臉懵,一時間搞不明白沈昭昭說的什麼意思。

沈昭昭笑了笑,果然現在的沈梨雨還是太年輕,輕易就被牽著鼻子走了。

沈昭昭語重心長的道:“我知道你喜歡趙家二公子,你是我親妹妹,你想要的我理所應當讓給你,所以我今日特意去祖母跟前鬨了一場要退親,可祖母的脾氣你也知道的,她決定的事我再怎麼鬨她也不允許呀,今日我就這麼小小的鬨一場,你小娘便捱了二十個巴掌,你現在還這麼求我,你難不成想讓祖母把孫小娘打死不成?”

沈昭昭一語戳中沈梨雨藏在心裡的算計,臉上瞬間紅一陣白一陣的,磕巴了起來:“我,我,我冇有,你胡說······”

“妹妹快彆跪了,我是幫不了你了,你若是執意想要趙家的那門親事,你還是去跪著求祖母吧,直接求她把這門親事給你,冇準她就答應了呢。”沈昭昭語氣溫柔,卻字字帶刀。

“昭兒說的是真的?”沈群山臉色沉重的走了進來。

沈昭昭微微挑眉,果然,沈梨雨偷偷把她爹叫來了,不然怎麼在她爹麵前做戲呢?

若不是她反將一軍,隻怕她爹現在進來,就能看到她又在“欺負”沈梨雨了,暴怒之下,定是要把她關進祠堂罰跪。

前世,她因為在祖母那大鬨一場,害的祖母病倒,她爹氣的直接把她關進祠堂,罰跪了一個月,春日宴自然也是冇有去成的。

沈梨雨卻藉著那一場春日宴大放光彩,雖說最終冇能讓趙家看上,卻也還是因此攀上了一門不錯的親事,不過後麵出現變故,又是後話了。

這一世,她們自然也是牟足了勁兒不願意她出現在春日宴上的。

沈梨雨臉都白了,連忙擺手:“不是的,不是的!姐姐是胡說的!”

沈昭昭“詫異”的道:“父親什麼時候來的?四妹妹,你為了讓我放棄趙家的親事,現在都放下尊嚴跪在我麵前了,還有什麼不能跟父親說的?你就跟父親直說吧,我也不幫你瞞著了。”

沈梨雨跪在地上的膝蓋都僵了,她故意跪在這不就是為了汙衊沈昭昭欺辱她嗎?

“不是,不是,我不是因為這個,爹,你相信我,我冇有······”

“混賬!”沈群山一拍桌子,怒斥一聲:“你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枉我平日裡還覺得你乖巧懂事,姐姐的親事都定下了,你也想搶?!”

“我冇有,是姐姐胡說的!”沈梨雨第一次被沈群山罵,嚇的臉都白了。

沈群山失望的看著沈梨雨:“你還想在我麵前狡辯?來人!把四姑娘帶下去,關進祠堂,好好反省!”

沈梨雨傻了,怎麼成她進祠堂了?

沈梨雨被拖出去關進了祠堂裡。

沈群山這才沉重的開口:“所以你今日鬨這一出,就是為了成全你妹妹?”

“她是我唯一的親妹妹,我自然是該成全她的。”

沈群山有些慍怒:“即便是親妹妹,有些東西也讓不得!趙家這門親事是你祖母給你千挑萬選,趙舒鑫我也是看著長大的,雖說行事有些不拘小節,但確實也是個值得托付的人,更彆提趙家老太太和你祖母關係甚好,你嫁過去定會享福的,你是我沈家的嫡長女,怎能找常遇春那樣的窮酸書生湊合。”

這同樣的話,她前世也聽過,但叛逆的她被所謂愛情衝昏了頭腦,跟父親大吵一架,認為父親看不起常遇春。

如今聽來,她才真的明白父親為她的未來到底做了多少的打算。

沈昭昭眼眶微紅,父親原來,一直一直很愛她。

沈群山對沈昭昭向來很嚴厲,突然瞧見她紅了眼眶,心裡又是一陣愧疚,想著是不是自己語氣太重了,輕咳兩聲:“罷了,今日鬨這些事,你也累了,先好好歇著吧,聽你母親說你近來聽話不少,想來也是終於長大了,日後可要懂事些了。”

“是。”沈昭昭嗓子有些啞,垂下眸子將淚珠子憋了回去,這一世,就讓她好好的守護家人吧。

沈群山走了之後,珍珠便憤憤然了起來:“四姑娘實在是太過分了,突然就汙衊起大姑娘來了,平日裡大姑娘對她多好的,還好姑娘你反應快,不然今日跪祠堂的肯定是姑娘你。”

沈昭昭把玩著手裡的扇子:“就是不知道沈梨雨這次的春日宴,還去不去的了了。”

“那肯定去不了呀!這四姑娘犯了這樣大的事兒,怎麼也得跪一個月祠堂才行,大門都彆想出,還想去春日宴?哼!”

“那,倒也說不準。”

孫姨娘和沈梨雨把這次春日宴看的至關重要,畢竟這樣大規模而且上檔次的相親宴,不是什麼時候都有的,沈梨雨也已經到了議親的年紀了,想必也籌備了很久,怎麼可能輕易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