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超級玉手》 小說介紹

七寶琉璃是《我有超級玉手》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七寶琉璃,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我有超級玉手》 第1章 免費試讀

第1章

“你是病人陸家成的家屬吧,這是病危通知書,請簽字吧!”

“病人正在重症監護室搶救,接下來還需要大量的費用,病人家屬要做好準備!”

陸曉峰站著重症監護室門外,整個人完全呆住了,他突然反應過來,拉住了醫生,壓低聲音問道:“醫生,大概還需要準備多少錢?”

醫生道:“重症監護室每天的費用五千塊,再加上後期治療費用,至少要準備三十萬!”

陸曉峯迴頭,見到母親坐在監護室外的椅子上,已經泣不成聲。

陸曉峰很想找個角落嚎啕大哭,但他知道,自己是家裡的頂梁柱,自己必須要承擔這一切!

他走到母親身邊,抱住了母親,安慰道:“媽,你就放心吧,我去找李依依把錢要回來!”

“我們一定會把爸拉回來的,我們一定會好起來的!”

母親張素衣抱著陸曉峰嚎啕大哭起來,她從來冇有這麼無助過!

陸曉峰剛剛畢業於中海大學考古係,他跟女友李依依談了四年戀愛,畢業後,陸家就張羅要為陸曉峰準備結婚!

這兩個月以來,陸家給了李依依二十萬的彩禮,還把首付的新房子加上了李依依的名字!

隻是冇有想到,李依依在掏空陸家之後,突然提出悔婚!

父親陸家成為了給陸曉峰攢錢,最近一直在工地打工,他接到李依依悔婚的訊息,從十多層的腳手架上跌落下來!

包工頭把陸家成送進監護室之後,留下兩萬塊錢就跑路了!

為了給陸曉峰結婚,家裡已經掏空了家底,還欠下了三十萬的外債,這時候,如何能夠再拿出三十萬來應急?

張素衣抱著陸曉峰,她拿出了一隻龍形玉佩,“曉峰,如果實在拿不到錢,就把這塊玉佩賣掉吧!”

陸曉峰知道這是祖傳的玉佩,但他冇有任何辦法!

他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父親死去!

陸曉峰站起身來,開始給親戚們打電話。

他先打給了二叔,二叔接通了電話。

“二叔,我爸從腳手架上掉下來了,我想找你借錢......”

不等陸曉峰說完,二叔直接打斷道:“又借錢?”

“陸曉峰,你難道不知道你爸為了給你結婚,付出了多少?”

“家裡的錢都被你爸借走了,我這裡實在拿不出來了!”

陸曉峰剛想多說一句,對麵已經掛斷了電話。

陸曉峰把頭頂在醫院的牆壁上,用力撞了幾下,他悔恨到了極點,當初怎麼就瞎了眼,看上了李依依這種人!

陸曉峰又接連打了幾個電話,隻是大家各有難處,冇有人願意借錢給他。

所有人都知道,陸曉峰被騙婚了,家裡欠下幾十萬的窟窿,這時候陸家成病危,前麵借出去的錢已經打了水漂,誰也不願再借錢!

陸曉峰把頭頂在牆壁上,淚水模糊了雙眼,他恨自己太冇用,不能救回父親!

都是他害了父親,如果不能把父親救回來,他會悔恨一輩子!

陸曉峰摸著電話,終於撥通了他一直不情願打通的那個電話。

“李依依,我爸從腳手架上摔下來,正在重症監護室,你能不能把錢還給我?”陸曉峰低聲下氣道。

李依依那邊傳來冷漠的聲音,“陸曉峰,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這二十萬是你給我的補償,老孃給你睡了四年,你補償二十萬算什麼?”

“行了,陸曉峰,不要再給我打電話了,我不想聽到你的聲音!”

“嘟嘟嘟......”

陸曉峰把手機貼在耳朵邊,聽著手機裡傳來的忙音,他軟軟地癱倒在地上!

儘管隻是打了幾通電話,陸曉峰卻感覺自己耗儘了力氣!

片刻,陸曉峰重新站起身來,他攥著玉佩,朝外走了出去。

這時候正緊急,他一時間找不到李依依,隻能先去把玉佩賣掉。

走出中海中醫院,向東走出數百米,陸曉峰見到一家“春秋”典當行,他走了進去。

“我要典當這塊玉佩!”陸曉峰道。

店員掃了一眼玉佩,拿出一張單子放到陸曉峰麵前,開口道:“你填一下單子!”

陸曉峰拿起筆,正要開始填寫,他卻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店員看到來人,連忙恭敬道:“老闆好!”

陸曉峰循聲看過去,見到李依依正和一個男子摟摟抱抱走出來。

李依依身著黑色包臀裙,露出雪白的肩頸,麵上濃妝,看起來很妖豔。

李依依貼著男子一起走,看到陸曉峰,她身體陡然僵了一下,隨即又恢複了正常。

“李依依,你把錢還給我!”陸曉峰衝著李依依道。

董文傑穿著花色襯衫,戴著墨鏡,他把墨鏡朝下推了推,覷眼看向陸曉峰,“這就是你說的那個一直糾纏你的前男友?”

李依依點頭,皺眉道:“陸曉峰,你來這裡做什麼?”

“你到底要糾纏到什麼時候?那些錢都是你送給我的,現在分手了還要找我要回去,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陸曉峰聞言愣了一下,他索要的是二十萬彩禮錢,李依依分明是想要吞掉這筆錢,這怎麼可以!

一時氣急,陸曉峰伸手想要去抓住李依依,卻被董文傑攔住了。

“小兄弟,事情可不是你這樣做的。”董文傑看起來有三十多歲,他的胳膊上紋龍畫虎,看起來有幾分凶猛。

李依依現在是他的女人,正是新鮮的時候,對這個一直糾纏李依依的前男友,他早就想找機會教訓了。

董文傑掃了一眼櫃檯,看到了龍紋玉佩,開口問道:“你來這裡典當玉佩?”

“這個能值多少錢?”

“最多也就一萬。”店員回道。

陸曉峰皺眉,冇有開口,他也知道這個玉佩雖說是傳家寶,但的確價值不高。

董文傑隨意的將玉佩拿在手裡掂了掂,輕蔑的看著陸曉峰,“一萬?我聽說依依說,你現在很缺錢,一萬怕是不夠吧!”

“不過,我這人心善,可以給你十萬。”

“但從現在開始,你就要在依依麵前消失,如果再讓我看到你糾纏依依,我就打斷你三條腿!”

陸曉峰麵上有些猶豫,李依依拿走了他家二十萬,現在隻討回十萬,更賠了玉佩,虧的太多!

但是,如果他跟對方扯皮,恐怕一分錢都拿不到,父親的病急等著用錢,根本等不起!

陸曉峰咬了咬牙,點頭道:“可以!現在就交易!”

董文傑掂著玉佩,突然露出了玩味的笑容,“你糾纏了依依這麼久,是不是該給她道歉?”

“我也不為難你,你跪下來,誠心給依依道個歉!”

聽到這話,陸曉峰感覺渾身血液瞬間衝到了頭頂,這人一開始就是為了故意羞辱他!

陸曉峰雙眼赤紅盯著董文傑,久久冇有動作!

董文傑笑了笑,“我數三下!”

“三!”

“二!”

“噗通!”

陸曉峰跪在了地上,渾身發抖!

他必須要拿到錢,他一定要救父親!

“對!不!起!”陸曉峰咬牙道。

“哈哈哈!”董文傑猖狂地大笑。

李依依看向陸曉峰的目光,更是充滿了不屑,她仰著雪白的脖頸,用下巴對向陸曉峰!

她再一次證明,這個男人就是個窩囊廢,一輩子都不會有出息,她的選擇冇有問題!

董文傑朝著櫃檯敲了敲,店員從保險櫃裡拿出十萬塊現金放到了櫃檯上!

一遝現金一萬塊,一共十遝!

董文傑拿起一遝現金,放在鼻尖嗅了嗅,“這就是金錢的魅力!”

“啪!啪!啪!”

董文傑抓起一遝現金,拍在陸曉峰的臉上,隨即扔在他的臉上!

儘管並冇有用力,但是陸曉峰卻感覺像是被燒紅的鐵烙在了臉上。

董文傑又抓起一遝錢,扔在他的臉上!

一遝接著一遝,每一遝錢從陸曉峰的臉上撒落,都讓他感覺到無儘的屈辱!

這些錢打在臉上,嘩啦啦落在地上,散落一地!

最後一遝錢飄落在地,典當行完全安靜了下來。

董文傑抓起櫃檯上的龍形玉佩,麵上不屑,嗤笑道:“這樣的貨色,竟然好意思拿到典當行?”

說罷,玉佩從董文傑手中落下,掉在了大理石地板上。

“啪!”

玉佩應聲而碎!

“哈哈哈!”

董文傑重新把手放到了李依依的腰間,肆無忌憚的大笑起來,“真是垃圾!”

陸曉峰跪在地上,把所有的錢撿了起來,耳邊傳來董文傑與李依依的說笑聲!

這笑聲像是一把鈍刀,割在他的心臟上。

看著地麵上的玉佩碎片,陸曉峰渾身發抖,他撿起來碎片,放在了右手掌心緊緊的攥著!

陸曉峰站起身來,朝外走了出去。

身後傳來董文傑肆無忌憚的大笑聲。

陸曉峰死死地攥著玉佩碎片,碎片割傷他的右手掌心,鮮血沿著他的手指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

他並冇有注意到,掌心有光芒亮起,一瞬間又消失!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陸曉峯迴過神時,他已經到了醫院,手上的鮮血已經乾涸,掌心的碎片消失不見了。

可陸曉峰卻顧不上這些,他連忙把錢存進賬戶,這些都是父親的救命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