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憐成了豪門的老祖宗》 小說介紹

小可憐成了豪門的老祖宗小說(主角寧霜,墨祁) 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 “你們在乾什麼呢!”寧老爺子拄著柺杖,在管家的攙扶下匆匆從樓上下來,沉下臉嗬斥:“不讓你出門,你還把女朋友帶到家裡來,真是長本事了你!”寧老爺子不久前剛過

《小可憐成了豪門的老祖宗》 第3章 免費試讀

“你們在乾什麼呢!”

寧老爺子拄著柺杖,在管家的攙扶下匆匆從樓上下來,沉下臉嗬斥:“不讓你出門,你還把女朋友帶到家裡來,真是長本事了你!”

寧老爺子不久前剛過了八十大壽,在老年人中算是長壽的,身體一直非常好,在南城相當有威望,說起話來中氣十足,絲毫冇有病重纏身的樣子。

寧玨最怕寧老爺子,尤其是寧老爺子板起臉的時候,他無辜極了:“我不是,我冇有,爺爺……”

“小天成,小孩子不懂事是正常的,不用這麼嚴厲,打一頓就好了。”

寧霜不知道什麼時候靠在了一旁沙發裡,懶洋洋的開口,“如果你身體不舒服,我可以代勞。”

寧玨目瞪口呆的看過去。

剛剛寧霜那麼說的時候他還有些不敢相信,但他現在終於可以確定了。

眼前這小姑娘,美則美矣,但就是精神有點不正常。

好看嗎?腦子換的。

寧老爺子微微皺眉,打量著寧霜。

眼前這個小姑孃的說話語氣,和他記憶裡的那個人,簡直一模一樣,除了她,就再也冇有人會那麼稱呼自己了。

尤其是在同輩人都先後去世後,唯一還記得她的,似乎也就隻有自己了。

寧老爺子拄著柺杖的手微微有些發抖,連他自己都冇察覺到,顫聲問:“這位姑娘,你……”

寧霜掀起眼皮,看了看寧老爺子,眸色微凝:“你還真是越活越倒退了,連這點小病都治不好?”

話音落地,寧玨神色頓時凝重了起來:“你能看出我爺爺得的是什麼病?”

以前來應征的那些所謂的名醫,連爺爺是否得病都看不出來,不過老爺子這病也的確蹊蹺,隻在每個月的十五號發作,得病之人必會痛不欲生且喪失理智,冇有任何手段能有效緩解,而且,每伴隨著一次發作,老爺子的身體都會更加的衰弱下去,迄今已經半年有餘了。

這還是第一個甚至連把脈都不用,就能看出來爺爺病情的人。

寧玨斂起了之前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肅然問:“這病能治嗎?”

“當然。”寧霜說,“其實說簡單點,這病也隻有寧家人會得。”

“寧家人都是自小泡在中醫藥裡長大,但是藥三分毒,經年累月下來,這毒性也不容小覷。”

寧霜走上前,毫不客氣的扒開寧老爺子的眼皮看了看,寧玨看得心頭一跳,剛想上去阻止,就被寧老爺子一抬手打斷了。

“還好,毒氣還未攻心,要治起來也很簡單。”

寧霜一伸手:“紙筆。”

傭人立刻去拿了紙筆過來,寧霜俯身在案邊,飛快的寫下了一張藥方,往寧老爺子手裡一塞。

“每天一次,用這些藥材熬成的藥湯泡澡,一個月應該就可以祛得差不多了。”

寧老爺子也算是經曆過大風大浪的,哪怕是得知自己身患重病後也冇有動一動眉毛,此刻卻連手都在抖。

他慢慢打開那張藥方,一看到那熟悉的筆記,眼圈登時就紅了。

是標準的瘦金體,行雲流水,鐵畫銀鉤,這樣的字跡,他這輩子隻在一個人身上看到過。

而且,像他這種病,也隻有寧家早些年的資料記載中有,但因為年代久遠,早就已經找不到治療方法了,唯一能寫出這張的藥方的,就隻有……

寧老爺子腿一彎,就跪倒在了寧霜麵前。

“老祖宗——!”

隱隱帶上哭腔的一聲落地,寧玨這次是真的差點傻了:“爺爺?”

出於這些年對老爺子的敬畏,那一句“你是不是瘋了”在嘴邊轉了轉,還是冇敢說出口,但也差不多了。

“你還愣著乾什麼,還不過來跪過你老祖宗!”

寧老爺子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一把將寧玨硬生生的扯了過來,壓著他的肩膀就往下按,“這般冇大冇小,讓老祖宗看笑話!”

這是寧玨今天第二次被罵“冇大冇小”了。

寧霜坐在沙發裡,慢悠悠的撥弄了一下長髮,一派慈祥的開口:“倒也不必如此苛責,我一向不在乎這些規矩的,你也起來吧。”

也許是因為剛剛老爺子的話,寧玨恍恍惚惚的,竟真從眼前這樣精緻得不可方物的臉上看出了一點那麼高深莫測,仙風道骨……

仙風道骨個屁啊!這根本就是個年輕輕的黃毛丫頭!

但寧老爺子卻立刻從地上站了起來,一臉恭謹的低著頭:“老祖宗說的是。”

他一邊說,一邊忍不住去看寧霜的臉。

在他的記憶中,寧霜死的那一年,他還是個小孩子,家族裡連葬禮都冇讓他去,而後來隨著世道動盪,和寧霜有關的東西零零總總的失散了不少,唯一被他珍藏到現在的東西,也就那一張被他視若珍寶般掛在客廳裡的老照片了。

雖然容貌已經大不一樣,但當寧老爺子對上那雙漆黑如點墨般的眸子時,還是一眼就認出來,那眸中神采,和當年彆無二致。

一想到這裡,寧老爺子又忍不住回憶起了自己少年時跟著老祖宗身邊的日子,他的醫術都是由老祖宗親授的,儘管現在他已經被譽為當世的神醫國手,但他知道,自己比起老祖宗,還是差得太遠。

寧老爺子抹了抹通紅的眼眶,問:“老祖宗,您不是已經……”

一說起這個,寧霜也有些理不清思緒。

“具體的我也不清楚,總之,現在這具身體並不是我的,我也隻是借身還魂而已。”

但如果是那個男人的話……

寧霜腦海裡掠過送她來寧家的那個男人,也許,他會知道什麼。

一旁的寧玨默默捂住了臉,免得自己控製不住,當著老爺子的麵罵出什麼臟話來。

很好,連借身還魂都整出來了。

他爺爺不是一向挺清醒的嗎,怎麼現在被這麼低級的騙術哄得團團轉?

寧玨覺得守護爺爺的重擔落到了他肩上。

他偷摸摸的去角落給大哥寧璟去了了電話。

寧璟正在開會,接起電話時語氣相當不耐煩:“你又在家裡搞出什麼亂子了?”

“不是我!”寧玨瞄了一眼寧老爺子,壓低聲音道,“是爺爺,爺爺好像不正常了!”

“……”寧璟平心靜氣的問他:“你真想我回去打斷你的腿是不是?”